老公

是阿诗( ¨̮ )

王者学院的故事(不喜欢不要打我qwq)

#写崩了怎么办,我快死了
#这篇写得好烂啊怎么办,抱歉(其实写好很久一直不敢发而已)
#直男信掰弯了直男邦之后的事情~


【4】韩信和刘邦的故事
  体育科代韩信——一个妥妥当当的刘邦控,班上就两个人带运动头带,赵云和他。赵云低调的带着蓝色的纯色头带,而韩信却很高调的带着一个写着‘劉季’的头带。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对刘邦什么态度,刘邦当然也知道对韩信也心生喜悦,只不过他一和韩信说起来这件事情。韩信就一脸正经而且中二的说:“我对阿季的敬仰从未逾越!”(刘邦:敢情你就把我当爱豆?!)
  有一天韩信和刘邦吵了架,韩信一直说自己对刘邦是仰慕的人而不是喜欢的人,而刘邦气得不行。当初韩信死缠烂打着他,他就对韩信也有了喜欢的意思,结果搞了半天他死都不承认。于是刘邦就好气啊,大晚上去冲了个凉水澡,冲完之后还是好气啊。放了一浴缸的凉水,坐到里面泡了个半小时。洗完澡之后睡觉,看见平时都给他发晚安的韩信却不发了,等到了12点之后还没有等到,气得把手机关了就睡觉了连被子都没盖。于是今天发烧了,烧的走路都晕乎乎的那种。
  可是韩信很没有眼力,神经也很大条,根本就没有发现刘邦有什么不对劲。刘邦就更气了,想发脾气无理取闹,却发现自己声音怎么都提不上去一点霸气都没有就算了。
  【体育课】
  今天程老师一身金闪闪的,还拎着一个酒瓶子,应该心情很好。程咬金老师大手一挥说:“今天跑三千之后就自由活动,如果生病啊什么的就和体委请假哈!”
  而今天出奇的没有一个人去请假,也没有一个人要偷懒,刘邦成了班里最特殊的唯一一个病人。可是韩信以为班上没有人要请假了,就带队跑步了起来。韩信是个跑完三千米之后还能做五十个引体向上,之后还可以一口气五十个俯卧撑不喘气的怪物。刘邦这种没位移的小短腿,韩信走都比他跑的快,更何况刘邦生病了根本跑不了多快。
  “雏儿……”刘邦在后面迈着大步跑着,而韩信在前面根本听不见刘邦生病后有点沙哑又小声的声音,于是刘邦追不上他之后在后面一边跑一边喊着他的名字。
  剧烈的阳光下,照得刘邦面色潮红,汗里面沿着脸庞流到脖子上。头疼感压榨着大脑,刘邦头晕得要命,可是努力向前跑想要追上韩信。
  “雏儿…雏儿……”刘邦眯着眼睛喊着,可是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眼前发着黑。
  “是阿季的声音?”韩信停下步伐,回头看见了刘邦,可是刘邦却一下子坐在地上了。
  “阿季?!”韩信惊讶的叫着刘邦的小名,赶紧跑回去蹲下看刘邦怎么了。
  “雏儿…我头好疼…好晕……”刘邦眯着眼睛韩信却觉得媚眼如丝,颧骨上有红晕,在头疼而苍白的脸上显得刘邦很柔弱,薄唇因为生病忍疼的缘故被自己牙齿咬得变红。这样没有脾气的刘邦他第一次见,对方痛苦的样子他很心疼但是模样却有可爱得很,自己暗喜这样的刘邦只有他能看见……
  “阿季你忍忍!我立刻送你去医务室!”韩信站起来把刘邦捞起来公主抱着,让他的头靠着自己的肩膀。
  “嗯……”刘邦无力的双臂绕着韩信的脖子,而韩信却跑着到了医务室。
  【医务室】
  医务室连人都没有,平时的蔡老师也不在,他就自己动手了。他把刘邦放在床上,他从冰柜里拿出冰袋,敷在刘邦的额头上。刘邦瞬间觉得身体舒服了许多,可是韩信却没说话只是一直陪在刘邦身边。
  “雏儿。”刘邦艰难的起身,韩信赶紧把刘邦的头摁回在床上,去倒了杯温水给刘邦说到:“润润喉咙舒服点。”
  “……”刘邦没说话的喝了口水,低下头想了想,憋了半天想不到说什么。刘邦觉得气氛很尴尬,本来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是满脑子都是韩信刚刚抱着他的画面。
  全班的同学几乎都停下脚步拿出手机准备拍照,可是韩信瞪了他们一眼之后他们又失望的放下手机。大家唏嘘到:“韩信,你就知道护着老婆!”“你个妻奴,我们拍个照片都不行!”往常的韩信一定会大发雷霆的说自己对刘邦绝对是仰慕,绝对没有一点的越轨。可是刘邦却没有注意到,韩信这次不在否定了,不再反驳他们说的流言蜚语……
  “那个,你,昨天为什么没给我发晚安啊?”刘邦憋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脑子一热却问出了这个问题。刘邦意识到的时候,脸已经烫的不行了,而且自己都觉得这个问题羞耻。(刘邦:真是的!!我在问什么啊!?这样会被误会的吧?他会以为我有多期待他发的晚安吧!!)
  “诶?没有发吗?”韩信听到之后反而有点惊讶了,刘邦也是被韩信的反应弄得一头雾水。
  “你自己有没有发你不知道吗?我可是等到12点03分都没等到的啊!”刘邦气得从床上坐起来,模糊充满水气的眼睛睁大的质问着韩信,从韩信的角度来说刘邦就是在撒娇。
  “连时间都记得那么清楚?阿季你昨天怎么这么晚都没睡觉啊?你平时不是9点就睡了吗?”韩信反问刘邦,韩信刚好看见了刘邦红了的耳朵。
  “我…我…这是因为谁啊!韩信你别装傻了行不行!”刘邦瘪嘴,心里想着反正都撕破脸皮,死就死吧。
  刘邦低下头深深的起了一口气,用喊叫的方式说着。
  “韩信!我说了几遍,我喜欢你!为什么你还一直说你仰慕我!你不追我,我追你行不行!韩信我喜欢你!”刘邦说完之后双颊发红,韩信不再说话,刘邦才意识到了自己干了些什么蠢事。他竟然这么大义凛然的和韩信表白!
  “你不用追我的啊,因为我根本不会走。”韩信突然笑了起来,过去揉了揉刘邦的头发,刘邦皱着眉头拍开了他的手。
  “算了算了。”刘邦叹了口气:“你这种榆木脑袋,不可能理解的了。”
  “额…阿季,昨天有点累所以就睡着了没给你发晚安。对不起哈。”韩信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
  “怎么了?偷鲲去了?”刘邦不相信的挑了挑眉毛,韩信一时语塞。
  “被我说中了?哼。”刘邦冷哼了一声。
  “好吧,看来是瞒不住了。”韩信把手伸进口袋里,拿出一个装戒指的那种小盒子,看得刘邦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我没想到你那么快就开窍了!”刘邦一脸感动,一边感叹着孺子可教也一边伸出了自己的手:“My pleasure~”
  韩信缓缓的打开小盒子,里面不是刘邦想的戒指,而是一对银制的耳钉。一只是镂空的爱心框架,一只是实心略小的爱心,两只都棱角分明不会显得女气与柔弱。
  “你干嘛…送我耳钉?”刘邦呆了呆,视线从耳钉转移到了韩信真诚的脸上。
  “因为阿季你的耳环太重了,耳垂会疼的,应该换个轻一点的了。”韩信靠近刘邦身边,帮他把耳环卸下来,带上了耳钉。
  刘邦和韩信靠得很近,刘邦甚至能感受得到,他的鼻息呼在了他的脖颈上。
  “我跑了好多个地方,终于找到这款Cherry hau的耳钉了,赶紧买了就回家睡觉了。”
  “那…我就原谅你吧……就原谅你一次,不许得寸进尺!”
  “好,以后我绝对给阿季发晚安。”
  “嗯。”
  【躲在外面的同学】
  赵云:韩信那家伙不行啊,这都没亲上去。
  周瑜:刘邦应该强吻韩信那木头脑袋的!
  小乔:嗯嗯!韩信他这都不亲太没本事了!
  安琪拉:我的同学都是些什么人啊……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