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

是阿诗( ¨̮ )

无题的信邦同人小短文_§:з)))」∠)_

#信邦信邦信邦!西汉组!
#有毒的智障风格文,小学生文笔别嫌弃
#白妲副cp?不,李白是给!反正有毒…
#重生峡谷,前世记忆还在
#我历史不好别打我qwq

  阳光明媚的早晨,西汉组在王者峡谷打着匹配。对面李白打野,妲己中单,程咬金上单(是爱与正义啊!),辅助孙膑,adc鲁班。这边是刘邦上单,张良中单,韩信打野,马可波罗下路,蔡文姬辅助。
  而韩信今天特别的浪,老是去对面蓝爸爸那里反野反野反野,每次都差点浪死的时候都是队友帮着救回来的。
  而对面李白也看出韩信对他的蓝爸爸图谋不轨,让妲己帮帮忙。于是韩信自然是双臂难敌四手,何况对面还有硬控。用韩信的话来说:“啊呀,这个小白脸,靠个中单大胸女法师帮他控人!有本事来暗影猪仔面前单挑啊!小白脸!”(李白和妲己:mdzz)
  于是韩信仍然是不死心,死都要去对面野区反个蓝。于是趁李白在打蓝的时候又冲过去,可是这次他却看不见妲己了。正当韩信拿到了buff正要把李白也杀死的时候,李白勾起嘴角眯着眼睛的看着韩信。
  “你太不自量力了,重言。”李白说着,草丛里蹦出一个妲己。韩信走近李白身边,语气极其清闲的反问他:“你觉得我会再让你溜走么?”然后李白看见了韩信的脚下出现一道光圈,是刘邦传送的光圈。
  “你错了,这不是2v2,是5v2。”李白微笑着,草丛又蹦出一个鲁班和孙膑,在接着程咬金跳了出来。
  “wtf…”韩信傻眼了,被孙膑晕住接着再来沉默,硬控软控加起来之后韩信三个位移都跑不掉。更别说改版之后的刘邦,刚传送下来就被控得妈都不认得。而队友还没来得及帮忙,他们两个就被高输出围殴而死。
  [李白终结韩信]
  [李白双杀刘邦]
  “人和人的头脑……”张良推了推单面眼镜。
  “原来韩信先生那么浪!我来峡谷那么久才发现呢!”马可波罗一脸发现了些什么鲜为人知的秘密一样,而蔡文姬一边帮菠萝看草丛一边说:“不,他一直那么浪。”
  刘邦气得在泉水的角落里不理人,韩信看了连忙上去和刘邦道歉。
  “君主抱歉啊…是我不好!我浪!别生气了…”韩信凑上前看刘邦,刘邦皱着眉头看着韩信,薄唇抿成线不打算说话的样子。
  “君主大人,我给你买瓜子,你原谅信吧!”韩信挠了挠头,向来不会哄人的他一直想方设法的怎么哄他,一直回忆刘邦喜欢些什么东西。
  “我…我才不喜欢吃什么瓜子!你去接着浪啊!给对面李白送人头去啊,笨!”刘邦狠狠的瞪了韩信一眼,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着那些话。那个眼神,和那么久之前的眼神那么的相似,与记忆中的样子重叠着。
  “为什么君主你要摆出这幅模样…”韩信心寒得发慌,他不想再离开刘邦了,上一世他已经经历过失去刘邦的滋味了。这一世他明明说好不会再让刘邦不信任他,哪怕只是一点点而已。
  “韩信,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刘邦转身就要离去。
  韩信霎时间感觉到手足无措,握着银制枪柄的手微微发抖了,人生第二次感觉到这种慌张。冰凉的金属感从指尖与手掌,传到血液与神经中,直到大脑一热手一松。那把银枪摔在地上,发出重制金属的沉闷而沉重的摔落声。
  “君主…别生气了,好不好。信错了,信不会浪了。”韩信微凉的双手紧抓着刘邦的手,不愿意放开,刘邦怎么挣脱他都不放开。
  “韩信!你放开!”刘邦看韩信一直抓住他没有拿剑的右手,因为怒气未消,用力一甩把韩信的手甩掉了。
  “君主!别走…信还能用,信还能用!”韩信一把扯过刘邦,把刘邦紧紧的禁锢在自己的怀里。上一世冰冷残酷的记忆如走马灯一般的在脑内挥之不去,刘邦下令斩他首级的声音,一直碾压过他的太阳穴。韩信眼前发黑,冷汗一直的从额头冒出来,双臂愈发束博着刘邦。
  脑子里只有刘邦的冷眼相对与他的死讯,只记得他被人压下去,关入监狱,而他最为思念的君主一面都未曾再来见他。而他一直在狱中喃喃自语着——“君主大人。信还能用。信还能用。”
  而刘邦后来也从宫女的口中听说了此事,开始觉得只是一个笑话和死囚正常的挣扎。后来越发觉得事情蹊跷,才发现自己是错怪了韩信,而事情已经后悔莫及。在韩信死后,一直抑郁不安,吃着山珍海味却如同嚼蜡。在韩信死后不久,也跟着离开了。直到重生在这王者峡谷,刘邦再次见到韩信,发誓再也不冤枉韩信与不相信韩信。
  而刘邦再次听到这句话,瞬间气就消去了一大半,双手也抱住了韩信。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等着他的神志清醒。
  韩信感觉到温暖的双手轻轻的回抱住他,他的眼睛中流过一丝惊讶,之后变成喜悦一直拥抱着刘邦。
  因为韩信害怕刘邦再一次挣开,越抱越紧。刘邦觉得自己在韩信怀里快透不过气,脸都因为缺氧而憋的通红了,推了推韩信示意韩信放开,可是韩信似乎没有注意。
  “雏儿。你先放开我,我不生你气了。”刘邦拍了拍韩信的后背,韩信也只好放开了。
  “啊,抱歉啊君主!君主,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买,你别生气!”韩信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
  “我不生气了,我就问你个问题。”刘邦一脸严肃,韩信看了也赶紧站好。
  “好,君主你尽管问。”韩信一脸任人鱼肉的模样,反而让刘邦有些许不自在。刘邦别过脸,不看韩信,鼓着腮帮子说:“你是不是喜欢对面打野,老是去反野……”
  “额…不是,我不喜欢那小白脸。”韩信赶紧摆手连忙说着不,而刘邦却有点生气,白了韩信一眼。
  “所有人都喜欢信白cp,都说你白龙配他狐白。你和他还有语音彩蛋,我和你什么都没有 。”刘邦皱着眉头,故作坚强的样子被韩信看出他眼中的那份小情绪。
  “原来君主是吃醋了啊~”韩信凑过去,在刘邦的头发上揉了揉,眼神中尽是宠溺。
  “滚滚滚!谁…谁吃醋了!”刘邦鼓起两腮,不再说话。韩信看见刘邦整只仓鼠一样,忍不住就上去亲了刘邦鼓起来的脸蛋。
  “君主,我绝对不喜欢李白。我去反野,是为了拿对面蓝,我们野区的蓝留给你。”韩信轻轻的把刘邦抱在怀里,小心的不让盔甲磕到刘邦。
  “啊?我是坦克啊,你为什么不给子房?”刘邦被抱着有些别扭,在韩信怀里不安分的扭动着,韩信也不放手就是抱着他。
  “因为你和程咬金对线很耗蓝,所以我要把蓝留给你。”韩信在刘邦耳边轻轻的说着,刘邦身子一震,看了看韩信,低声的喃了一句:“借口…那你怎么不给子房,子房更耗蓝呢…”
  “因为,信心悦的是君主啊,而不是军师。”说罢,韩信亲了亲刘邦的嘴唇,嘴唇之间轻轻的碰了一下,像蜻蜓点水的轻柔触碰却胜过千言万语。
  “切…花言巧语。”
  “对,君主说的都对。”
  “头过来点…再亲一次。”
  “是。”

  张良:mdzz,西汉要完了。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