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

是阿诗( ¨̮ )

【美男与野兽】(yy产物


*灵感来源第九集街舞
*yy过度雷人慎入,不喜勿入求您别喷
*纯属yy
*主cp是DV副cp是亮宇
*拖沓,不用一口气看完
*发了五六次图片,看都看不清,气死,文字又长…

  “从前有两个男孩追求一个女孩,一个男孩平平无奇,他深爱着女孩,他把他仅有的2个银币都给了女孩。另一个男孩,十分优秀,他只是贪玩,他从一大个钱袋里拿出了10个金币给了女孩。”侍女在一旁看着童话书平淡轻声的读出故事。原本躺在床上年幼的viho却坐了起来,有些激动的问:“后来呢?”侍女笑了笑说:“女孩答应了那个给了他10个金币的。”
  viho想了一晚上没懂,第二天找了侍女问原因,她说: “因为十个金币远比两个银币多得多啊,女孩本来就应该选择更富有更优秀的。”viho又问:“可是那个男孩只是贪玩,他并不爱女孩呀。”侍女摸摸viho柔软的头发,温柔的说:“可是谁又会在乎呢。”
  幼小的viho并没有因为这个市井气的故事改变,反而憧憬着真挚的爱。
  ……
  viho是一位王子,他长相姣好声音动听舞姿优美性格与人品也极好,家财万贯才华横溢。邻国的公主排着队来这里求婚,但viho尝试了许多次与这些公主交往却发现根本不爱自己,有些只是爱着他的表面有些只爱着自己的身世。有些根本不了解自己的女子却会因为自己是这个国家的王子,就一直说着各种甜言蜜语把他捧上天,技术高超到差些让viho以为是真的。
  ……
  有一年16岁的viho领兵南下,遇到了一位南方的女子。她和别的女孩不同,她不认识自己。两个人认识之后总会在一起跳舞,viho第一次见到如此柔软美妙的舞蹈,两个人几乎是不知疲惫的跳。跳累了,那位女孩会为他唱着民歌,viho会听着那温柔的声音睡着。一切都很美好。但直到viho知道了那位女孩是敌国的小公主,这只是一个美人计,她对viho的好一切都只是为了保家卫国。后来他看着那位如同黑天鹅般的女孩,只身挡在viho面前,眼泪一直从通红眼眶溢出。她身后是支离破碎的城墙,而他身后却是铁甲银盔的人马。
  一个手下开玩笑的与女孩说,若是你肯跟王子回去一切都好说。viho没阻拦,他反而想看女孩怎么做。那女孩没有做出选择,没有拒绝没有答应,只让最后一座城上的士兵拉起玄准备放箭。
  后来留下的是硝烟弥漫与她万箭穿身的冰凉身体,viho走到那个生前自信美丽的黑天鹅女孩。他把箭一根一根的拔出,把自己最爱的战袍为她盖上,遮住了那些千苍百孔的血窟窿,挡住那些血肉糜烂,让她如初见那是一样美好简单。
  的确有人可以不因为自己的身份爱上自己,因为她根本不爱自己。他苦笑,离开了。viho想起那女孩当时对他说的。
  “viho,你要找到一个真正爱你的人。”viho现在知道了,她到底什么意思,那段viho认为的爱情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viho记着那女孩的话,憧憬着真正的爱情。
  ……
  当viho的成人礼,世界各地的名门望族和各国派来的使者都前来为这18岁的少年送上礼物,只有一个人双手空空如也的就来了。他是一个魔法师,一个天才魔法师。比viho还要年幼,却已经被邀请来了这么高端的宴会,可见实力非同一般。
  那位魔法师在所有人送完礼物之后还是没有送上自己准备的礼物,知道他意识到自己备受瞩目之时才从座椅上起身。
  “尊贵的王子陛下,请问您最想要什么?我都能给您。”魔法师并没有行礼,来宾都唏嘘不已,全是说魔法师没家教的琐碎声。但这位疯狂的天才有着无人能敌的魔法实力,曾因为有人无意把他的鞋子踩脏却把那个人的脚变得巨大。这样厉害的疯子导致无人敢直接批评他无礼。
  “你怎么知道之前的都不是我想要的?”viho没有想要的东西,各国大使送的东西都是直接在宫殿里打开,每个人都会从镶满珠宝的锦盒里掏出其他人都感叹的华贵礼品。
  “哈哈!王子陛下,他们送的东西无非是南国的罕见珠宝北国的精雕号角,再稀有些西方的顶级魔药草东方的法术绸缎。而这些东西,王子您想要的话,动动嘴皮子都会轻易得来!有什么意思呢!”那个疯子说的都是实话,viho觉得这些东西即使送他,他也不喜欢。但在座各位却惊了,他们已经送上了自己国的稀有宝贝,在王子眼里只是普通的玩意
  “但我现在没有想要的呢。”viho笑了笑。
  “那这样,这份礼物我会为您留着的!以后每年您生日我都会来,我会每年来问您,直到您有想要的东西。”魔法师笑嘻嘻的回到了座位上,viho也觉得可行。
  所有人看着这位魔法师回到座位,纷纷感叹他的不自量力。
  ‘他有那个能力吗,就是痴人说梦吧!’
  ‘我就看看他能些什么!’
  ‘可闭嘴吧,你们再大声些就会成了哑巴了!’
  那位魔法师叫spark,他一生下来的哭声就充满了魔力,把身边死去的花草治愈。魔法师都震惊了,治愈之声是很多魔法师一辈子都领悟不了的,后来所有顶级的法术他都一点就通,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位如此强的魔法师。可惜天才似乎都是疯子。
  后来19岁,20岁等等的生日,那位魔法师从未缺席,并且会一直带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东西。但viho仍然没有想要的东西。
  直到他的第23岁生日。
  “王子陛下,这是我给您的23岁的礼物,是一瓶魔药。”spark拿出一个黑色丝绒的盒子,打开却发现里面是一瓶如星空般闪耀诡异却美丽的液体。
  “这很美,但有什么特别之处。”viho笑了笑。
  spark把木塞打开轻轻的打开瓶子,到了几滴药在宫殿狐毛纯白长毛毯上,几个皇室成员惊呼起来。但还没等到开口,整个大堂四面墙和上下的天花板地板都被那滴下的魔药变成了星空。
  充满浮雕的墙壁成为了在流动般的星空,所有人震惊。viho却更加相信,spark可以帮他实现愿望了。
  “它的效果会慢慢消失,记得在封闭的空间里用,不然的话我不知会蔓延多远。”spark笑了笑,问了viho那个每一年都会问的问题:“今年王子陛下想好了要什么礼物吗?”
  所有人都觉得这年viho仍然没有想要的东西,但出乎意料的是viho站起身说:“我想好了。”一下子目光都转向到了spark的身上。
  “我想要一个真正爱我的爱人。”viho走下台阶,看着spark,spark也看着viho双方笑了笑。但其他人却根本不懂这两人为什么这么做。
  viho说:“spark开始吧。”
  “这个礼物我当然会给您,但我直接给您您绝对不会相信,这位就是真正爱您的人。所以请您付出一点点代就好。”spark从桌子上拿起一根金筷子,在空中挥了挥留下光斑在空中。
  之间俊美的王子面容逐渐开始扭曲,他甚至痛苦到一瞬间跪倒在地面,捂着火热到发烫的脸。整个大殿一下子轰动起来了,全部人从位置上站起来跑向王子,想把王子扶起身。却没有一个人敢去找spark,因为在座除了王子谁都不是他的对手,若迁怒这尊大佛非伤则死。
  “王子您没事吧!”
  “viho王子!”
  viho勉强的抬起头,人们却恐慌的摔倒在地,反应过来便是连滚带爬的狂奔出这个充满星河的宫殿。viho大概知道自己现在有多恐怖了,和敌国懦弱君主看到自己一样,是看到恶鬼一样的眼神。看到了一个肆意虐杀人的怪物一样。
  “spark……我可怕吗?”viho捂着自己凹凸起伏陌生的脸,看着唯一没有离开的spark,spark过去扶起viho。
  “当然可怕了,您现在可是头野兽。”
  ……
  后来viho在城堡里,没有人敢接近他,连国王皇后都会刻意躲着他。viho发现敢看自己的也就只有spark,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疯子当然敢看一头怪兽。
  第24岁的生日宴会,来客稀稀疏疏,spark在开席前和viho笑着说:“viho,你觉得有谁敢看你一眼吗?”viho笑了笑回答:“或许有慕名而来的勇士?”spark哈哈大笑回到座位。
  结果没有一个人敢看一眼viho的脸,甚至连他的衣角都不敢看,直接低着头献完礼物就走了。viho感到尴尬,他看到的一些勇者都不敢抬头看他。自己的确很恐怖,再留在城堡里吓人还不如离开。
  宴会结束,viho找了spark说话,两个人站在高强边。
  “不如我离开这吧,我觉得我在这里找不到我要找的爱。”viho看着夜里的星空,没有spark的星空魔药来的漂亮,但却很真实。和这个世界一样,地很大人很多,他一定能找到爱的人。
  “看来你需要我帮忙。”spark指着很远的一片森林:“那里是我家,远些那我知道个好地方你可以住。”
  viho望过去,是块离城堡很远的地方,树的叶与茎都是黑绿的有些诡异,和spark的人一样难以摸索的神秘。
  “好,谢谢。”viho想,他现在只有一个朋友了,就是spark了。
  ……
  viho做了这个决定之后,全城堡上上下下都没有反对,换作之前大家都肯定会挽留吧,可是如今却明里暗里的排挤自己,可能因为失去了利用价值。

评论(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