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

是阿诗( ¨̮ )

【我没想好叫什么】(all V!all V!

*allv,注意避雷
*这个肯定没人看了,那我放飞!

(1)
  zaki在叫viho起床的时候却无意中看到了他脖子上的吻痕,刚好在纹身的位置在白皙的皮肤上格外刺眼,像颗突然拔地而起的野草让人感觉碍事。好好的心情,被一个莫名其妙的情敌破坏了。
  反正上镜头的时候正好连着纹身贴住了,zaki瞬间觉得舒服多了,毕竟眼不见心不烦。zaki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那个吻痕是dino把viho压在门上一顿缠绵的舌吻后留下的,他只想找个机会把那吻痕用更深的痕迹盖住。

(2)
  两个人在狭小的厕所隔间里两个男人和野兽一样热烈的接吻过后,dino从他的下巴吻到喉结,停在那串字母上。慢慢的咬了起来,舔舐到湿润又吸住,viho知道他要留吻痕了。
  “景行会被看到的……”viho说。dino却不停下,接着在那个纹身上留下痕迹。过后,满意得像是看待作品一样,作品自然是想让别人看到的不是吗。就是给其他人看的,宣示主权嘛。对吧。
  dino帮viho整理好他的高领毛衣,像包礼物一样细心,毕竟这也算个惊喜吧。

(3)
  其实dino不曾想过,厕所隔间还有其他人,只是来的更早离开的更晚罢了。那个人为什么不出声?因为没听过那个人如此这般的暧昧声舍不得停啊。
  zaki也没预料到,有个深爱着那个笨蛋的人亲手帮他把纹身与吻痕遮住,并倾听viho神采奕奕的描述dino又多优秀。因为想看到他高兴的样子,所以就算自讨苦吃也愿意。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