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

是阿诗( ¨̮ )

【陪伴了你好多年】(没梗了都


*这次巨雷人,真的慎入!
*dino&viho
*我又来雷人了
*性格崩了,还是那句慎入吧
*这次可能要撒刀了吧
*好像还是没有现实参考
*没人看的反正,没人喜欢的反正(qwq



几个人在冷清的大排档外面吃饭。
  “昊子终于学乖咯~”zaki边吃饭边笑单身了好一段时间的viho,viho翻了个白眼。
  “你这样开玩笑待会昊子就要哭出来咯。”james的肩碰了碰zaki的肩,很开心的玩了个梗。viho又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水做的。”dino摸摸viho的头发:“宝宝你是眼泪做的。”因为viho特容易哭,跳深情的舞会哭,觉得自己做错时会哭,分手时会哭,想起前任时会哭。
  “我咋就认识了你们这一群人呢。”viho笑着拿起一瓶酒喝了口,四个人就一起吃吃东西喝喝酒,聊聊天。都喝的有些嗨的时候,突然有个老大爷在榕树旁坐下,开了个音乐电台。
  “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
  几个人呆了一会,突然zaki拉着dino说:“你俩battle啊赶紧,我们裁判!”
  dino赶紧把大爷招呼过来:“大爷过来看跳舞啦,这两个人可是冠军级别的!”于是裁判里多了个大爷。
  “这音乐真的适合你们,赶紧的。”dino嘴角一抽,憋笑的说到,还拿起一个瓶子准备在地上转。
  viho和james开始热身找感觉了起来。
  “等等那你们为什么不跳啊!”viho突然意识到什么。
  “我们跳就作弊了啊~”dino回答。
  于是viho尴尬的跳了段爱情买卖,因为歌曲羞耻度极高所以动作放不开,而james反而接住酒精的迷迷糊糊下开始各种跳舞跳的比歌还high。于是这局viho输了。
  “输的喝一瓶!”zaki从旁边一打酒里抽出一支递给viho,viho二话不说就接过去,但viho其实酒量不怎么好逢喝必大虽然大家都知道。
  “放心我们绝对送你回家!”james笑着帮他开了个瓶盖,和zaki都一脸期待既猥琐的看着他。
  viho也不拖拉,直接嘴对嘴的灌自己喝,感受到旁边兄弟们的各种欢呼声,又加快了喝酒的速度。dino担心他呛着,他过去和那傻瓜说:“慢点,小心呛死你。”但怕什么来什么,viho喝到最后一口的时候就一不小心呛住了,咳的很厉害,dino赶紧过去帮他顺顺背。viho红着眼睛,说:“再来一次!”dino皱起眉头心里骂了他一句笨蛋,呼噜了下viho的后颈。
  于是老大爷很识趣的就坐在那里,播歌。但播出来的歌极其羞耻,都是那种广场舞或口水歌。
  收音机里放了首《宝贝对不起》音乐还是很羞耻,两个人本来技术就不差上下输赢全看发挥。有点微醺的viho连动作都有点粘,又输了一局。viho自觉的抓起了一瓶酒开了瓶盖准备喝时,dino拿过去不由分说就咕嘟咕嘟的喝完一瓶,看的viho有些懵。
  但知道dino护犊子的zaki会心一笑,拍拍viho的腰:“dino怕你喝大,赶紧和你宝宝说对不起,下局赢回来。”viho过去接过空酒瓶,过去用衣袖帮dino擦嘴,呆呆的说了句:“宝宝,我下局一定赢……”但无形中立了个flag。
  结果整晚下来viho输多胜少,连酒量极好的dino都帮viho挡酒挡到想吐,因为dino越喝viho越心急越心急跳的又抢拍又掉拍。用james的话来说:“你们两个今天怕不是踩屎了。”嗯,的确踩屎了,这状态。viho内心感叹。
  结局就是大爷帮扶着james的zaki和扶着dino的viho打了两辆车,送了这两对人上车之后,大爷推了推老花镜感叹到:“现在的年轻人真有活力跳了这么多回,有我年轻时的感觉。”
  ……
  viho把dino扶上车,两个人挤在后面的位置,整个的士充斥着酒味。dino很不舒服,因为很久没喝成这样了,他无意的靠在viho的肩上歇着。viho扶着dino,怕一个刹车他就甩出去了。
  “昊子……”dino低声的喊了句,viho回过头看他,但dino却不说话了。viho问:“咋了,想吐吗?”dino微微摇头:“…没事了…”viho一下子心没有来头的抽着疼,他看着那张脸难受得扭成一团心里很不好受,人家可是为了自己而喝成这样的怎么能不愧疚。
  viho盯着dino的脸看,他和很多年前比起来,真的成熟了许多。样貌也是,性格也是,气质也是。好多年前,dino和自己像连体婴粘在一块,练完舞浑身是汗都能黏在一块互相蹭。慢慢就变得没那么亲密了,偶尔还感觉到疏远。
  其实viho自己也不敢告诉任何人。
  好多年前,大概开始学poppin后,自己很喜欢他,但至今不知是怎样的喜欢。满足所有他说过的爱情大小道理和现象,但是两个人都是男的,都是哥们。他以为只是单纯的仰慕,但看见他和别人走在一块就会心里难受,他很怕会被dino发现。很怕。因为他真的很重要。
  后来他在百度搜索过,这叫同性恋,网上很多人都觉得很恶心。viho看这些看的一愣一愣的,明明只是喜欢上了一个相同性别的人而已啊,为什么要被全世界唾弃。他很迷茫,不断搜寻这当面的资料和事例,直到他看到了一个帖子。帖子主人公在网上不断骂一个人,那个人是他曾经的兄弟,但和主人公告白了还和主人公亲吻了。下面的评论全是辱骂的词汇,变态啊,社会败类啊,还有些不堪入目的。他再也不敢搜这些词了,他怕了。
  viho瞬间冷汗都出来了,他不想因为自己而让dino背上这些名号,也不想因为自己让dino觉得恶心。他不敢说,甚至那一段时间一直躲着他,把浏览记录删了一次又一次,不敢给人碰电脑一下。后来总是失眠,在床上躺着都会莫名的醒过来,直到过了很久才释怀的。
  但viho不知道的是,有个叫dino的人也喜欢着他,在两个人都最爱对方的时候,他们都没说出口。他们不约而同的劝自己释怀,最终viho的自我欺瞒得到了信任,而dino的自我劝说却让他越来越耿耿于怀。造就了如今的暗恋与坚信。
  ……
  车子到了dino家楼下,viho从回忆中醒神,他给完钱后搂着dino上楼去了。
  回到了dino家里,viho把dino扶到沙发上躺下,去用热水湿了湿毛巾帮dino擦身子,之前他喝醉dino都这样帮他擦身子,之后帮他换了套衣服。dino醉醺醺的看着viho帮他冲花旗参茶,帮他用冷毛巾敷额头,心头一软。坐起身,把额头上的毛巾放下来,喊了声:“宝宝过来下。”
  “怎么了?还很辛苦吗?”viho放下手头上的东西过去坐下,想干些什么却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
  “宝宝你真可爱。”dino抓住了对方的手腕,一把把他压倒在沙发上,逼迫两人四目相对。viho一惊:“景行你喝醉了。”dino却不起开,靠着酒后的蛮力把viho压得死死地,viho第一次有种自己生那么高有何用的想法。
  “我喜欢你,昊子。”dino低下头亲吻了一下viho的嘴唇,见viho无反应便开始了侵略性的接吻,一只手松开viho的手腕在他身上摸。viho被逗的浑身起鸡皮疙瘩,赶紧猛地一推dino,dino却不为所动仍然在他身上摸。viho急了,但却被dino的手直接钳住下颚硬是掰开他的嘴巴,然后掠夺里面所有的空气让viho无力反抗。
  “哈……景行,你喝醉了。”终于被放开的viho喘着粗气,擦着嘴边留下的对方的液体。
  dino俯下身子,到viho耳边低沉的说到:“我喜欢你,醉没醉都喜欢你,十几年了。”viho被他惹得缩了缩身子。
  “你说什么呢,你得清醒下……”viho面红耳赤的想脱离dino的禁锢,却不料对方越抱越紧,像被抓住的猎物一样动弹不得。
  “那我们一起清醒一下。”dino舔了舔viho的耳垂,舔过冰凉的耳环一点点的轻咬着他的耳朵,手不耐烦的扯着viho的衣服。
  整个夜里客厅都被唇齿纠缠不清的水声与布料摩擦撕扯的声音充满着……
  十几年的暗恋好像快结束了……

评论(2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