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

是阿诗( ¨̮ )

【陪伴了你好多年】(之前好像都打少了点字

*dino&viho
*好雷人的,好雷的
*现在有种老夫老妻的感觉,我觉得我得提高质量
*怀着没人看的心接着写暧昧
*这里没参考纯yy
*已经开始乱来了(´;︵;`)

  dino一开门,viho就以快速扑倒在dino的沙发上,伸手抓旁边的东西,却只抓到了一个靠背枕头。viho瘪瘪嘴,扭过头皱起眉盯着dino,dino笑了笑过去拍了下viho的屁股,说:“恐龙在我房间里,你洗个澡再抱,脏死了。”
  “唉,你嫌我脏?”viho过去搂住dino的腰,用脸抵住dino的腹部。dino被突如其来暧昧的动作弄得腹部一紧,viho只觉得自己的脸蹭到了好几块很硬的腹肌。然后viho在dino的衣服上狂蹭,把汗和空气中灰尘混合后的污垢蹭在了dino的白衣服上,灰了一片。dino不但不生气,还觉得viho傻得可爱。
  “现在你也挺脏的了。”viho抬起头这样说,dino弹了弹他额头笑了:“又淘气,赶紧洗澡去。”viho放开dino翻了个白眼,乖乖的去洗澡。明明自己有点洁癖,却不讨厌对方留下的污渍,这么一想是不是有点变态……咦惹。
  dino听到沐浴间的花洒声响起,发现刚刚viho两手空空的进去的:“昊子,衣服不拿?”
  “啊对哦,我都没带衣服过来。”dino内心想这个人是不是累傻了,什么都没带就去别人家过夜。dino笑着喊:“你今天裸着吧。”
  “你的床,你不介意我也不介意!”dino也不介意,但自己的生殖器官挺介意的,万一一不小心雄姿英发就尴尬了,于是便去翻找一下能给他穿的衣服。于是新睡衣是没找到的,新内裤找到了。他过去和viho恶趣味的说:“你今晚就穿个内裤行不?”
  里面没人应,过了一会viho回答:“也行。”dino决定今晚他睡客房,眼不见为净。于是敲敲门进了浴室,把内裤放下就出去了,期间没有任何眼神交流和语言交流,dino也没看一眼。理由可参考上一段的担心。
  viho洗完了,他边擦头边走出浴室,真的只穿了个内裤就出来了。一双又白又长的腿在面前晃来晃去,还有线条好看的胸肌全部一览无遗,但dino的脸瞬间黑了。现在不是夏天,这样接近一丝不挂的出来很容易着凉,dino不想看到viho像上次一样因病而憔悴得那么不堪。
  dino把viho拉进卧室,让他裹着被子坐在床边,而dino给他吹头发。
  “让你只穿内裤就真的只穿内裤啊?架子上有浴袍啊。”dino边揉着viho的头发边说,viho其实觉得自己没那么娇气,而且天气也没有很冷用不着怕着凉。
  “没看到啦。”温暖的手在头皮上不轻不重的按摩,viho回想起之前有次他被灌醉之后也是dino照顾自己的,心头一暖说:“宝宝你这么贴心这么会疼人,我真的要爱死你了啊。”dino帮他吹着头发,虽然很想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这是告白,但他其实知道viho不是那个意思,因为太熟悉所以连自欺欺人都做不到了。viho背对着dino,裹着被子dino也很庆幸他背对着自己,那样他难过的样子就不会被看到。
  “干了,睡觉吧。”dino把风筒停下之后,用手再揉下viho的头发确保干透,dino收拾好东西就出门了。viho突然感觉dino有点回避他,只不过又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在床上抱起那只小恐龙玩偶蹭了蹭。viho上面有dino的沐浴露味,想必平时dino也常常抱着吧,viho闻着这个味总是觉得自己抱了个小号dino。想着想着,躺在床上把被子全缠身上,像婴儿一样蜷缩起来睡着了。
  dino离开卧室之后,奔去浴室,衣服都没脱就直接开冷水冲身子。其实他不想承认自己在刚刚他出门那出门那一刻,内心联想了很多,邪念也上来了。又是那种控制不住的感觉,自己很不想承认但身体却无比诚实的告诉自己,你很喜欢他超级喜欢。越想身体却越奇怪,他在练功房跳完舞气喘的不行过来和自己说晚上住自己家是样子,他抱着自己腰的样子,他暴露着出浴的样子,他刚刚说很爱自己的样子……直到起了反应的时候,dino实在觉得自己不争气,全身上下凉到彻骨,唯独那里特别热。于是匆匆忙忙解决了就算了。
  “宝宝你还没好啊?”viho的声音突然间从浴室门外响起,dino顿了顿喊到:“来了。”dino穿上浴袍就出来了,一出门看见viho就抱着个恐龙光着脚在门口站着等他,只不过除了外套还穿了个dino的全是毛的长外套。
  “不是让你先睡吗,赶紧回床上去。”dino呆了呆。
  “我等你呢真是,赶紧啊。”viho的脚放在凉凉的地板上久了,忍不住脚踩脚取暖起来,发现dino的脸色不太对。
  “你咋了啊这是,嘴唇那么白。”viho摸了摸dino的脸,吓得眼都瞪大了:“怎么这么冷啊,这天气你洗冷水?”
  dino尴尬一笑,随便找了个借口:“可能有点坏了,洗着突然就变冷了。”viho显然不信,他洗的时候什么事都没,为什么dino一洗就冷了,只不过又找不到他故意洗冷水的理由就算了。
  dino吹干头发,viho关上灯把他拉上床一起睡。
  “晚安啦黄dino。”viho抱着恐龙玩偶,一片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很快就入睡了。
  但dino却闭起眼许久但就是睡不着,他听着旁边viho缓慢平稳的呼吸声,一个很有安全感的睡眠声却让dino不太舒服,他感觉随时就会有东西像割到动脉一样流出止不住的暗恋之情。他今天快累死了,不是因为练舞多累,而是他像是一只恐龙想吃东西却不敢吃也好像有自知之明一样觉得自己吃不到,那种心情太让人折磨。想要在床上辗转反侧,却又怕惊动对方的强忍。
  他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睡着的viho,那张脸,幻想臆想过的,让他伤心过开心过的脸,那种自己无数次想亲吻的。他这次不想忍了,对方已经睡着了,你还在怂什么?dino吻上对方的嘴唇,一个有些逾越的位置。他帮viho把被子盖好,又自己躺下开始睡觉。
  房间里,低沉的声音在说着。
  “晚安,杨viho……”

评论(1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