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

是阿诗( ¨̮ )

【陪伴了你好年】(这对太冷就我一个人吃这对?!

*dino&viho
*雷人,很雷人
*写的不好,我也怀着一颗没人会看的心来写
*有现实参考
*多说无益,反正这篇少了上一章那么多的细节描写

  偶尔一天,viho和dino一起练舞,两个人就在空荡荡的练舞厅,跟着节奏跳啊跳。身上的汗味浓重,被汗水打湿的衣服在背上一片黏糊,练得口干舌燥连呼吸都感觉喉咙痛。
  dino看出了viho有些许疲惫了,前两天他因为家里一些事重庆北京两头飞,现在又大运动量的跳舞。他拿起一瓶水给viho,看到他眼里有些许红血丝,黑眼圈更明显,深红的嘴唇有些干裂。心脏像是做了一个pop一样,震的有些疼。
  “你坐后面歇会看我跳一段,帮我看看有没有问题吧。”viho接过水,点下头到后面去了。
  viho到后面盘腿坐下,音乐响起,dino没歇过的跳起舞来,一次次的pop都力度刚好踩点完美,其实几乎挑不出毛病。想起第一次看到他跳舞那会,真的感觉遇到了世界上最厉害的舞者一样,这事得追溯到现音那会了。
  ……
  “这里有谁特别厉害啊?”viho问自己的室友嘉嘉,嘉嘉皱皱眉说:“好多都好厉害啊。”于是嘉嘉伸出几个手指开始数:“高博啊,王子奇啊,黄景行啊。”viho听得有点虚了,自从他来到这里就发现几乎个个人都和他差不多都很有天赋,这些人被数出来的人得有多强…
  后来那是viho第一次见景行,在学校旁边的超市里。
  “你看那个就是黄景行。”嘉嘉和viho说,viho顺着嘉嘉的视线望过去。看到一个个子不高,穿着普通T恤衫的男孩子,眼睛长长的。viho还记得当时超市的灯是暖黄色的光,照在景行身上时像被一层金纱包着了,略显青涩的五官和比同龄人成熟的气质显然相互矛盾却不会让人觉得别扭。viho那会觉得这个男孩一定是个温柔的人,给人一种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感觉。
  一次viho去练舞,跳累了到后面坐会,一群老生就在前面练习。本来就有点累了,他困得打了下哈欠又赶紧摇摇头,但疲惫是掩饰不了的,他揉揉眼睛变得昏昏欲睡。
  这时候景行进门了,穿着一双有些破有些脏的白鞋子,步子不急不慢的走进去。大家换了首音乐开始学Robot,viho就在后面看着,边犯困边看着景行跳舞。真的只盯这黄景行一个看,大概因为嘉嘉说他跳舞特好吧。
  “哐!”突然一个音效,viho看见景行的头像个机器人一样随着节奏开始动。viho霎时间浑身一震,鸡皮疙瘩从头起到脚,被震撼到了。他见过很多跳的好的,却没见过跳的那么好的。他快形容不出那种感觉,似乎没有词汇去形容,只能心里感叹“啊真假真厉害。”但是似乎和他之前想到的不太一样,这一点都不温柔,感觉他的风格挺凶的。
  这一点知道后来viho看到了dino在battle时那叫一个凶,才发现人真是个表里不如一的动物,明明看上去那么温柔怎么一跳舞变了个人一样。
  后来景行就成了viho要努力的目标,半个学期除了练舞,就是偷偷在a班门外或者窗前偷看那些老生练舞。其实说是老生不如说是景行,他次次都偷窥似的悄悄看,每次目光都被黄景行的舞吸引住了。他当时觉得,黄景行就是他的目标了,什么时候打败他了什么时候就算是真的进步了。
  一个朋友看见viho趴在床边看a班老生们自己练习,过来瞧瞧说:“看王子奇呢?他的确很厉害。”这个时候viho才发现,自己跳的是hippop,黄景行跳的是poppin好像比不了啊……
  半个学期过去了,viho玩命般的训练得到了老师的认可,让他跳了一级从c班跳到了b班。虽然算是件好事,但也算是件坏事了。他宿舍换了,班换了,什么都是新来的有点难相处。但viho觉得还行,一个人也可以练的很好的。
  b班的玩在一堆,c班的玩在一堆,a班不用说这么多年更是玩在一堆,任何一个小圈子似乎都不欢迎这个跳级生。有时会挺孤独的,本来viho就不算一个外向的人,他的活泼和笑容吝啬到只留给熟人与朋友。别人都认为viho性格孤僻,像是傻子一样眼里只有舞蹈,其实他们不知道viho只是面对外人有些害羞难开口。所以到了b班之后一个人练习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回宿舍,一个人跳舞,viho也不用人陪。跳舞就够开心了,有时真的可以忘记自己在b班没朋友。
  直到后来到了a班,viho和子奇和景行才真的熟了起来,那之后的日子真的很美好似乎不会累一样。再怎么训练再怎么跳舞都像不会累一样,像磕了药打了针一样,压都压不住。
  ……
  一曲完毕,dino跳完了,拿起毛巾擦擦汗,回过头发现viho倚着墙睡着了。他笑了笑,好久没在练舞室里看见他睡着了,dino放轻脚步也不出声的到他旁边坐下。
  看着他的睡颜笑了笑,细长的眼睛眯了眯。
  ……
  其实dino第一次见viho的时候,那节课练Robot,他在镜子前面听着音乐练习时。莫名感觉到有人赤裸裸的盯着他看,目光炙热。dino看到镜子里,远远有一个人看着他,一直看着他。露出来的手臂皮肤像是没晒过一样的白,瘦瘦的,小腿都没什么肉。那个男生看他不单只,还边打哈欠边看,他有那么糟吗?于是趁着音效,放了一个招,那后面那个男孩吓着了,整个人都吓得抖了抖。dino很想笑,但还是忍住了觉得这个男孩真的挺可爱,大概是很久没看到这么大反应的新生了吧。
  过了会。dino问zaki:“你知道那个坐角落的是谁不?就那个新生。”zaki被问的一头雾水,他没注意:“哪个?刚刚好几个。”dino回忆了一下,闷了半天说:“皮肤白白净净长得高瘦的那个。”zaki更是不知道dino指的是谁了。
  后来见到那个男孩的次数可多了,有时练习的时候往窗外瞄一眼,那个男生指不定就在外面看着他们练习呢。那时候的dino有种感觉,那个男孩在望着他跳舞,因为之前有过先例。后来dino大概知道这孩子是c班的了,他一次和zaki一起经过c班,故意往里面瞄了几眼看到了那个在练习的男生,在跳hippop。dino也迷茫了一下,难道这家伙次次在窗外都在看zaki吗。怎么感觉有点不舒服,有种自己的小粉丝跟人跑了的感觉,只不过很快就过去了。
  过了一段时间,听说那个男孩跳到了b班。一些人也略有耳闻,有时也会讨论起这事,有些人说他一个人跳到b班没朋友怪可怜的。dino不这么觉得,他看到了那个男生一个人跳舞跳得可得劲可嗨了,交朋友不如跳舞。
  dino很欣赏这种对舞蹈极度热爱的人,所以dino对这个男生很感兴趣,觉得如果他们两个能一起跳舞应该不错。想到这顿了顿,他跳的是hippop啊,不是poppin,dino笑了笑有点失望。
  后来那个男生不出dino所料,到了a班。和他和zaki也渐渐熟起来了,两个人还成了室友。dino终于知道他叫什么了,他叫杨文昊,一个念起来挺好听的名字。
  后面的故事说来可长了……
  viho醒了。
  “唉……你怎么不叫我啊。”viho起来之后看见自己刚刚是靠在dino的肩上睡了一觉,笑着问dino。
  “睡得像个猪那样叫不醒啊~”dino开玩笑的捏捏viho的脸,脸颊上有些肉,捏上去可舒服了。
  “嗨呀~对了宝宝,我刚梦到了咋们几个还在现音那会。”viho也没拍开dino的手。
  “梦到什么,梦到你当年在学校的风流史?”dino刚刚也回忆起一大段那会和他一起跳舞的日子,一大段让人怀念的过往。
  “哪是啊!我那会除了跳舞什么心思都没…”viho笑了笑看着dino。
  “我那会儿还偷偷看你跳舞的,想着哪天赢你,但好像现在都还没实现。”viho又气又笑,拳头轻轻捶了捶dino肩膀。
  “哈哈~有机会的,宝宝。”原来你当年看的是我啊,怪不得后来学poppin了。后面的是dino心里想的。
  结果两个人真的开始battle了,还掰了个你死我活的,跳到最后两个人没力气起身躺地板上为止。
  现音时的美好,似乎还延续至今,他们两人初心未曾改变过。像之前那样跳舞跳的累垮在地上,就躺到有力气起来一起回宿舍。
  “宝宝……今晚我去你家吧,我懒得回去了…好远。”viho想着dino家的距离比较近,翻了个身面对着dino。
  “……嗯。”dino好不容易平复的心跳好像又有点乱得慌,他赶紧跳起来开始播音乐跳舞掩饰自己的的心跳。明明对方不是那个意思,但被喜欢的人这么说的时候,这句话怎么听怎么暧昧。
  “还跳啊?我真怀疑你跳漏过地板了……”viho在地方滚远了点,就趴在地上听dino脚步声和音乐的节奏。

评论(8)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