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

是阿诗( ¨̮ )

【陪伴了你好多年】DVcp吧大概(不


dino&viho
*写的不好,文风偏烂,避雷,有现实参考
*不知道甜不甜,我觉得挺甜的
*dino是攻,是攻
*性格崩了,崩了

  viho生气的时候需要一个空间和一段时间来慢慢平复和自愈,不喜欢提原因,不想让别人担心更不想让外人知道。但这次不太一样,他直接发微博喷人了,身边的朋友都注意到了,但没人敢去撞这南墙。
  本来大家都这么想着,不去打扰,但时间长了事情越发奇怪,这次时间未免太长了。zaki一次和dino见面出去吃饭的时候,提起了这件事。
  “文昊他人你还不了解?”dino笑了笑喝了口酒,因为冰块多的缘故入口只有淡苦味。
  “他有一段时间没和我们联系了。”zaki夹起一块肉,放嘴里来回咀嚼。
  “他之前也这样啊,总得有段冷静期不是?”
zaki把肉吞下去,注意着dino的表情,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说:“听说锁家里不出门。”
  “他可能被情所伤了吧……”dino始终笑着,zaki知道他绝不会坐视不管,他是黄景行啊,杨文昊那座南墙的电镐子。zaki想到这比喻,突然笑了笑,dino挑挑眉毛看他。
  ……
  其实脾气如果消不下去,就会像冰箱里的隔夜饭,细菌滋生蔓延腐蚀腐蚀糜烂,最后剩下连基因都不对的残渣,冰箱也会变臭清理很麻烦。 dino当然懂这个道理,他吃完饭就过去找viho了。
  的士停在viho家楼下,dino下了车却意识到viho楼的门禁卡他自然是不可能有,于是只好在一边等着别人下楼。风刮的楼上一些窗和衣架都哐当的响,dino只穿了一件说不冷肯定是假的,他不记得上次这样在别人家楼下吹冷风是什么时候了,也不知道北京十月底的夜晚为什么会这么刺骨的冷。
  等了好一会,总算有个大爷下来倒垃圾,赶紧溜进楼里坐电梯哗哗的就上去viho家的楼层。到了viho家门口,拿出钥匙开了门。
  一进去屋子,不知该说烟雾弥漫还是仙气环绕,房子里充满各种烟草燃烧后的二手烟,还有剩饭菜味。没有满地的垃圾和那种酗酒的迹象,只是满桌不同类型的烟,许多条堆起来,viho裹着厚棉被在沙发上躺着。
  “景行?”viho看到打开门的人是dino有些出乎意料但又好像情理之中,似乎每次都是他的样子。
  “你想闷死自己一死百了啊?”dino走过去帮他把窗打开透气,然后过去坐沙发上,隔着厚重的被子拍了拍viho都小腿。然后开始拨弄桌上的烟,所有爆珠全部齐,金陵十二钗全都在,不知道的还以为卖烟的。
  “我没事啊…你怎么来了?”viho头晕得耳鸣,好不容易撑坐起来。
  “我来看看你是不是想转行卖烟。”dino反手用手背附在viho额头上面探温,不但没发烧而且还有点冷。
    “呵,我觉得卖烟不行,你说品烟师又没有得当?”温暖的手背贴到额头上,其实viho想蹭一蹭偷些dino的温度,这几天他冷得很裹厚被子不开窗都没用。
  dino放下手,把钥匙放桌子上。viho才意识到刚刚dino是开门进的,但他不记得有给过dino钥匙。原来自己都躺的别人怎么进来都不不知道了:“景行,这钥匙?”
  “她前段时间给我的。”dino不像别人一样在viho面前极力回避他的痛处,但也不指名道姓的说出是谁。
  突然室内变得很安静,比dino没来之前还要安静的多。这一刻似乎被下了咒一样的凝固,如果不是钟表发出的走针声还以为时间被按了暂停键。
  “她就这么不想看见我?怎么说都是和平分手吧?”viho硬是扯起皮肉的苦笑,像Robot一样僵硬。
  她很了解你,才不出现的。
  这句话dino没有说出来,毕竟做人都别把话说太透,话其实覆水难收。
  “景行,她有没有和你说什么。”viho蜷缩着身子抱着自己的小腿,嘴唇抵在膝盖上垂着眸。dino看着他这幅落魄憔悴的鬼模样,不知该安慰还是该沉默,他这样子不是从前没见过,而是从前没有为女人这样。
  “她说让我好好照顾你。”dino挪开视线,他怕他盯久了心中荒唐的感情汹涌而出,他这些年每次都差点把这神眉鬼道的冲动澎湃出胸膛。
  “还有呢?”viho抬起头,眼里有这面对舞蹈才有的求知欲,眼中的希冀扑闪扑朔。
  “没了。”剩下的dino也不想说了,那个女孩子要出国学习舞蹈了,viho自然不可能陪她而去,女孩也忍受不了异国恋。分手是唯一的选择了。
  那个女孩太了解viho了,她理性的不出现在viho面前不给他一点希望与幻想,不给他一种余情未了的感觉。她不去见他,也是这原因,她不提之前的感情,只是轻描淡写的让dino把钥匙带给他,像是说她昨夜吃的是白切鸡一样不出奇。
  那个女孩极其聪明,他看破了dino好几年的爱恋之情,把dino这几年包裹得差点骗过自己的外衣看透了。她眼很尖,她看出了dino恰当好处的昵称,看穿了dino点到即止的拥抱。
  “照顾好他,你对他很重要,钥匙还他吧让他给一个适合的人可以陪他的人把这钥匙给他吧。”
  那个女孩这么说。
  “其实眼神是掩饰不了的东西,珍惜自己的感情。”
  那个女孩拖着行李箱走了。
  dino揉揉太阳穴,想了想还是开口了。
  “人也好,事也罢,都过去了。文昊。”
  viho再也没说话,但是却像灵魂被抽走了一样,失了魄,死了心一样。dino买了药温了水,喂了viho吃下药扶到床上躺着。看他平静的睡过去之后,自己却平静不下来了。
  那个女孩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不然不会听到对方没有挽留的意思后,像精神崩溃一样感觉世界都塌了。dino真的挺想知道,自己可否也能有特殊的贵宾待遇,自己走了他也会如此难过吗。可能会吧,毕竟认识这么久,可能也不会吧,比较他对自己的那份感情不是那意思……
  他这晚就盯着viho的脸想了一大堆的事,把手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被酥麻酥痒的感觉笼罩着。像是感情要破茧而出,也像被狗尾巴草挑拨撩动。是一种想大声喊出杨文昊我爱你的冲动,他摇摇头站起来,扭开门出去。
  客厅有些冷因为室外的风全灌入屋子,让dino瞬间清醒几个度。突然脑内闪过一句话,莫辜负一夜好时光
  他拧开房门又走了进去。
  在黑暗中注视了一会看不太清楚的脸庞。
  最终帮他掖好被子关灯,开门出去了。把房门关掉那个瞬间,腿瞬间的软了,无力的靠在房门上。背上的衣服在房门上滑落摩擦,蹲在门外。前所未有的感觉,连比赛都不会出现的心虚和害怕。
  “你疯了吧……”
  他这么说。
  ……
  过了几天之后,viho上门找dino。
  “情伤好了?”dino打趣的问。
  “你说得对,景行。都过去了,我不必为了架飞机放弃整个飞机场。”viho压压帽檐。
  “呵,你这形容挺贴切的。”被对方的形容逗笑了。
  “不是你啊,估计我还死不了心,指不定哪天我就订机票过去找她了。”
  两人闲聊了一会,viho从裤兜里掏出两把钥匙。
  “这把给你吧,景行。”
  “为什么给我,我可不会定时上去帮你收拾垃圾。”
  “我家挺干净的啊,我就是想给你而已。”
  两人接着闲聊了会,过了会吃过饭就分别了。dino回到家看到桌上的钥匙,拎起来在手心里,凉凉的,心却似乎被火撩动的炙热。
  有事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一种叫杨文昊对你好点就激动半天病

评论(1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