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

是阿诗( ¨̮ )

(白狄)狄大人被狐狸缠上了


*一不小心暴露了自己是菠萝控
*大家还有什么cp想吃的啊?(白狄,信邦不许拆!哼哼!)
*然后我文写得好烂( ˘•ω•˘ )求不要介意吼!

【4】千年之狐X断案大师
  怎么说狄仁杰都是个伤害高的adc,他抄起一个令牌,说时慢那时快一个令牌往压在他身上的李白头上用力的拍下去。
  “你…你真狠心,我这张脸让多少小狐狸着迷你知道不!”李白霎时间头晕目眩,虽然眼前看不清楚但是李白还是一如既往的自恋。
  “起开。”狄仁杰什么话音刚落就抄起五个令牌,李白看清楚狄仁杰手上的东西,坦然自若的笑了笑勾起狄仁杰的下巴,闻到:“你不舍得的。”毕竟我那么帅。
  李白的话音刚落,狄仁杰的五个令牌就拍在李白引以为傲的脸上,狄仁杰就推开李白站了起来。李白被狄仁杰的令牌拍得脸都红了,嘴角都流血了。
  太白委屈,太白难受,太白长那么大连狐狸爸爸都没有打过他。
  “你还真的下得了手!我可是处在发情期的狐狸,很脆弱的好不好。”李白揉着自己被拍红的脸委屈巴巴,少女式跪坐在地上。
  “我下手很轻了,好不好。谁让你乱耍流氓的,我现在怀疑你还会非礼少女。”狄仁杰梳理着自己被揉乱的头发,拍拍衣服上的灰尘,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等等,发情?”
  “对啊!”李白站起来坐在椅子上,还没收回去的白尾巴甩了甩,耳朵竖起来。狄仁杰听元芳说,动物把耳朵竖起来可能是表示开心或者有了些想法。于是狄仁杰觉得李白可能会去找人解决自身欲望,于是狄仁杰在房间最西北,李白在最东南角落。
  “你用不用这样,发情也不一定要交配。”李白的狐狸耳朵高高的竖起来,一步一步逼近狄仁杰,而狄仁杰远远飞出一个令牌。砸在李白的额头上。李白疼得张开嘴露出小尖牙,赶紧用手护着额头,耳朵一下子垂下去了。
  “保持距离,你这种发情的动物很危险。”狄仁杰微笑的露出手上的令牌。
  李白吞了吞口水。
  社会你狄哥,人狠令牌多。
【5】千年之狐X断案大师
  “所以说其实你发情不一定要泄欲啊。”狄仁杰和李白坐在椅子上,面对面的交谈着。李白听到狄仁杰的话用力的点点头,两只白耳朵甩了两下,狄仁杰差点就被萌到了。
  “对啊对啊,白龙说我发情了只要喝醉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第二天起来又是一条好狐。”李白用极其真挚的眼神看着狄仁杰的双眼,可是狄仁杰却觉得这是猥琐至极的。
  “你就是想骗酒喝,十坛酒都灌不醉你,你要喝多少才醉啊。”狄仁杰挑着眉毛一脸不相信,这个酒鬼肯定是来人间骗酒喝的。
  “你们人间的这种酒当然喝不醉人,都不是烈酒。”李白摆摆手,捡起一个酒坛子拍了拍,脸上还尽是嫌弃:“这玩意顶多算有点酒味的茶,那么淡还想喝醉人?”
   “你怎么要求那么多啊?”狄仁杰皱着眉头看着地上东歪西倒的空酒坛,估计被喝的倒扣过来都滴不出一滴酒吧。不满意的说:“滚出去,我都把你捡回来包扎好了,酒都给你喝了。快点走。”
  “谁让你把我捡回来了,我现在可不走哈。”李白站起来走向床边,毛绒大尾巴挥了挥,之后整个人直径往床上倒下去。过了一会,又幽幽的说到:“现在让我出去,你不怕我出去调戏良家妇女么?”
  “我…我真是上辈子作了什么孽,怎么把你给捡来了。”狄仁杰拿起钱袋叨咕了两句,只好推门出去给李白找烈酒解决发情这个问题,刚走出门一步又走回去冲房间里面的李白说:“我可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大唐的太平,你别想多了。”
  “好好好……”听到这话的李白反而觉得狄仁杰有几分可爱,算是欲拒还迎口嫌体正直?笑了笑目送表情别扭的狄仁杰,随后笑容渐渐消失,目光凌厉。
  “到底是谁要害我,在我酒里下毒。”比丹凤眼还要上挑的眼角因为愤怒而慢慢变红,蓝眼睛像是清澈的海被波动得惊涛骇浪,嘴唇紧紧的抿成直线,眉头微微颦着。
【6】千年之狐X断案大师
  狄仁杰走到大街上逛着,长安城繁荣昌盛,卖酒的多得不在话下,可是偏偏都不是烈酒。
  (酒肆)
  “掌柜啊,有没有比较烈的酒啊?”狄仁杰这样问到。
  “狄大人你看这个怎么样?”掌柜拿出一坛酒,打开了盖,狄仁杰虽然不怎么喝酒,可是他却一闻就知道酒烈不烈。(因为朝廷工作,总是会去各种宴会,次次都有喝酒)他嗅一嗅那酒,就知道这酒虽然比其他酒烈,可是还没有到能把李白醉倒的程度。
  “不够烈。谢谢掌柜,我先走了。”狄仁杰告辞了掌柜。
  (小酒摊)
  “请问有没有比较烈的酒。”狄仁杰问。
  “额…是要多烈呢?”年轻的小摊主回问。
  “……大概,能一喝就倒那种。”狄仁杰想想李白那酒量,一个人能喝倒十几个人了吧,所以一口就醉的酒应该可以。
  “那我这里没有,可是狄大人你要这个干嘛啊?”小摊主挠挠头。
  “就…要醉倒一个人。”狄仁杰说。
  “醉倒一个人?”小摊主笑了笑:“那狄大人你何必说的那么隐晦,我给你个管用多的。”说完小摊主转过身去找东西。
  “哈?”狄仁杰呆了呆。
  “狄大人这个很管用的,包你满意!”小摊主拿出一小壶酒,包的神神秘秘的。
  “这…是什么啊。”狄仁杰看着这个有些古怪的酒没有接住。
  “春♂药啊,喝这个,姑娘保准能服服帖帖。”小摊主笑得猥琐:“黄花闺女都能像青楼女子。”
  “……不不不!不用了!”狄仁杰看得目瞪口呆,乱忙挥手走掉了。
  狄仁杰尴尬到觉得自己在干些猥琐的事了,只好回去酒肆买最烈的酒,走进酒肆之前却看到一个金毛的熟悉身影。
  “哈喽!狄大人!”马可波罗笑得一如既往的灿烂,和狄仁杰招手。
  “啊,马可郎君。”狄仁杰有气无力的回应,他真佩服这个外国人能时时刻刻保持开朗。
  “诶,狄大人发生什么事了吗,看上去不怎么开心呢。”马可波罗看出了狄仁杰小尴尬和不开心。
  “我在找烈酒,可是几乎把整个长安都翻遍了,都找不到。”狄仁杰说。
  “啊?烈酒啊,我们勇士之地的葡萄酒也不不算烈啊……”马可波罗摸摸下巴,想了想说。
  “那好吧,我去买酒了。”狄仁杰转身要离开,可是马可波罗却又叫住了狄仁杰。
  “唉唉!狄大人别走啊!我还没说完,我在去去漠北的时候喝过好烈的酒,还没喝第二口就醉了。临走的时候还被大汗他塞了一壶,那个现在就在我家,狄大人要吗?”马可波罗说的大汗自然就是成吉思汗。漠北那边冷他们为了驱寒就喝烈酒驱寒,只是他们没想到马可波罗酒量可没他们好,闷头倒了。于是后来在那边就喝羊奶酒,只不过那羊奶酒在漠北哪能叫酒啊,只能叫饮料。
  “要,真的能一口就倒?”狄仁杰真没想到还真有一口就倒的酒,于是疑惑的问他。
  “当然啦!”马可波罗肯定的回答到。
  于是狄仁杰一脸狐疑的跟着马可波罗到他家,马可波罗从某个小皮箱里面找到了一个铜壶,有些舍不得的交给狄仁杰。狄仁杰接过之后,细心的发现马可波罗有些不舍。
  “如果不舍得就不要给我了。”说着,狄仁杰就要把酒还给马可波罗,可是马可波罗摇摇头用手轻轻推回去狄仁杰伸来的手。
  “我周游世界各地,朋友们都会送我礼物,他们给我的礼物我不舍得用来做留念品,只用当地的地图做。所以这些东西没有用处的话,那我会觉得很可惜的,能帮到你的话就算我不舍得但是我也很开心。”马可波罗笑了,狄仁杰也看见了他身后的书案上,摆着形形色色的小东西。有洋娃娃,有不倒翁,有小洋琴……
  “这都是你的朋友送给你的心意,很重要吧。不过,多谢了。”狄仁杰微笑着说,他不得不佩服的马可波罗的事情有两件,他的乐观和他愿意把珍惜的东西给予别人帮助别人。
  狄仁杰和马可波罗告辞之后,他小心的拿着那铜壶,仿佛那壶酒价值万金。他怀揣着酒回到了旅店,把酒轻轻的放在桌子上。
  “呐,我给你找到烈酒了。这瓶酒意义可不一般,你不能浪费掉这酒主人的一片心意。”狄仁杰正经的说到。
  “嗯。我知道了。”李白看见狄仁杰那么严肃,于是沉重的端起那铜壶喝下一口,结果突然就把酒喷出来了:“咳咳咳咳!!!!”
  “李白你干嘛啊?!”狄仁杰看见李白那家伙把酒全部喷出来,又惊讶又生气。
  “咳咳咳…辣,呛,太烈了这,不是酒了吧,是酒精了吧。”李白只觉得喉咙像是被火烧一样,舌头又辣又麻,太阳穴似被重锤狠狠敲了一下,头疼久久不散去。
  “……”狄仁杰沉默了,过一会李白咳嗽完了,他问李白:“你还喝不喝了?”
  李白看着那个铜壶,实在喝不下口,于是回答:“不喝了。”
  谁知道狄仁杰迅雷不及掩耳的抓去酒壶捏着李白的下颚,往里面灌酒。边李白灌酒边说:“你今天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评论(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