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

是阿诗( ¨̮ )

我越想掩饰越欲盖弥彰

我胆小怕事又胆大包天

原来爱你这件事是那么的矛盾不安

(白狄)狄大人被狐狸缠上了


*一不小心暴露了自己是菠萝控
*大家还有什么cp想吃的啊?(白狄,信邦不许拆!哼哼!)
*然后我文写得好烂( ˘•ω•˘ )求不要介意吼!

【4】千年之狐X断案大师
  怎么说狄仁杰都是个伤害高的adc,他抄起一个令牌,说时慢那时快一个令牌往压在他身上的李白头上用力的拍下去。
  “你…你真狠心,我这张脸让多少小狐狸着迷你知道不!”李白霎时间头晕目眩,虽然眼前看不清楚但是李白还是一如既往的自恋。
  “起开。”狄仁杰什么话音刚落就抄起五个令牌,李白看清楚狄仁杰手上的东西,坦然自若的笑了笑勾起狄仁杰的下巴,闻到:“你不舍得的。”毕竟我那么帅。
  李白的话音刚落,狄仁杰的五个令牌就拍在李白引以为傲的脸上,狄仁杰就推开李白站了起来。李白被狄仁杰的令牌拍得脸都红了,嘴角都流血了。
  太白委屈,太白难受,太白长那么大连狐狸爸爸都没有打过他。
  “你还真的下得了手!我可是处在发情期的狐狸,很脆弱的好不好。”李白揉着自己被拍红的脸委屈巴巴,少女式跪坐在地上。
  “我下手很轻了,好不好。谁让你乱耍流氓的,我现在怀疑你还会非礼少女。”狄仁杰梳理着自己被揉乱的头发,拍拍衣服上的灰尘,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等等,发情?”
  “对啊!”李白站起来坐在椅子上,还没收回去的白尾巴甩了甩,耳朵竖起来。狄仁杰听元芳说,动物把耳朵竖起来可能是表示开心或者有了些想法。于是狄仁杰觉得李白可能会去找人解决自身欲望,于是狄仁杰在房间最西北,李白在最东南角落。
  “你用不用这样,发情也不一定要交配。”李白的狐狸耳朵高高的竖起来,一步一步逼近狄仁杰,而狄仁杰远远飞出一个令牌。砸在李白的额头上。李白疼得张开嘴露出小尖牙,赶紧用手护着额头,耳朵一下子垂下去了。
  “保持距离,你这种发情的动物很危险。”狄仁杰微笑的露出手上的令牌。
  李白吞了吞口水。
  社会你狄哥,人狠令牌多。
【5】千年之狐X断案大师
  “所以说其实你发情不一定要泄欲啊。”狄仁杰和李白坐在椅子上,面对面的交谈着。李白听到狄仁杰的话用力的点点头,两只白耳朵甩了两下,狄仁杰差点就被萌到了。
  “对啊对啊,白龙说我发情了只要喝醉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第二天起来又是一条好狐。”李白用极其真挚的眼神看着狄仁杰的双眼,可是狄仁杰却觉得这是猥琐至极的。
  “你就是想骗酒喝,十坛酒都灌不醉你,你要喝多少才醉啊。”狄仁杰挑着眉毛一脸不相信,这个酒鬼肯定是来人间骗酒喝的。
  “你们人间的这种酒当然喝不醉人,都不是烈酒。”李白摆摆手,捡起一个酒坛子拍了拍,脸上还尽是嫌弃:“这玩意顶多算有点酒味的茶,那么淡还想喝醉人?”
   “你怎么要求那么多啊?”狄仁杰皱着眉头看着地上东歪西倒的空酒坛,估计被喝的倒扣过来都滴不出一滴酒吧。不满意的说:“滚出去,我都把你捡回来包扎好了,酒都给你喝了。快点走。”
  “谁让你把我捡回来了,我现在可不走哈。”李白站起来走向床边,毛绒大尾巴挥了挥,之后整个人直径往床上倒下去。过了一会,又幽幽的说到:“现在让我出去,你不怕我出去调戏良家妇女么?”
  “我…我真是上辈子作了什么孽,怎么把你给捡来了。”狄仁杰拿起钱袋叨咕了两句,只好推门出去给李白找烈酒解决发情这个问题,刚走出门一步又走回去冲房间里面的李白说:“我可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大唐的太平,你别想多了。”
  “好好好……”听到这话的李白反而觉得狄仁杰有几分可爱,算是欲拒还迎口嫌体正直?笑了笑目送表情别扭的狄仁杰,随后笑容渐渐消失,目光凌厉。
  “到底是谁要害我,在我酒里下毒。”比丹凤眼还要上挑的眼角因为愤怒而慢慢变红,蓝眼睛像是清澈的海被波动得惊涛骇浪,嘴唇紧紧的抿成直线,眉头微微颦着。
【6】千年之狐X断案大师
  狄仁杰走到大街上逛着,长安城繁荣昌盛,卖酒的多得不在话下,可是偏偏都不是烈酒。
  (酒肆)
  “掌柜啊,有没有比较烈的酒啊?”狄仁杰这样问到。
  “狄大人你看这个怎么样?”掌柜拿出一坛酒,打开了盖,狄仁杰虽然不怎么喝酒,可是他却一闻就知道酒烈不烈。(因为朝廷工作,总是会去各种宴会,次次都有喝酒)他嗅一嗅那酒,就知道这酒虽然比其他酒烈,可是还没有到能把李白醉倒的程度。
  “不够烈。谢谢掌柜,我先走了。”狄仁杰告辞了掌柜。
  (小酒摊)
  “请问有没有比较烈的酒。”狄仁杰问。
  “额…是要多烈呢?”年轻的小摊主回问。
  “……大概,能一喝就倒那种。”狄仁杰想想李白那酒量,一个人能喝倒十几个人了吧,所以一口就醉的酒应该可以。
  “那我这里没有,可是狄大人你要这个干嘛啊?”小摊主挠挠头。
  “就…要醉倒一个人。”狄仁杰说。
  “醉倒一个人?”小摊主笑了笑:“那狄大人你何必说的那么隐晦,我给你个管用多的。”说完小摊主转过身去找东西。
  “哈?”狄仁杰呆了呆。
  “狄大人这个很管用的,包你满意!”小摊主拿出一小壶酒,包的神神秘秘的。
  “这…是什么啊。”狄仁杰看着这个有些古怪的酒没有接住。
  “春♂药啊,喝这个,姑娘保准能服服帖帖。”小摊主笑得猥琐:“黄花闺女都能像青楼女子。”
  “……不不不!不用了!”狄仁杰看得目瞪口呆,乱忙挥手走掉了。
  狄仁杰尴尬到觉得自己在干些猥琐的事了,只好回去酒肆买最烈的酒,走进酒肆之前却看到一个金毛的熟悉身影。
  “哈喽!狄大人!”马可波罗笑得一如既往的灿烂,和狄仁杰招手。
  “啊,马可郎君。”狄仁杰有气无力的回应,他真佩服这个外国人能时时刻刻保持开朗。
  “诶,狄大人发生什么事了吗,看上去不怎么开心呢。”马可波罗看出了狄仁杰小尴尬和不开心。
  “我在找烈酒,可是几乎把整个长安都翻遍了,都找不到。”狄仁杰说。
  “啊?烈酒啊,我们勇士之地的葡萄酒也不不算烈啊……”马可波罗摸摸下巴,想了想说。
  “那好吧,我去买酒了。”狄仁杰转身要离开,可是马可波罗却又叫住了狄仁杰。
  “唉唉!狄大人别走啊!我还没说完,我在去去漠北的时候喝过好烈的酒,还没喝第二口就醉了。临走的时候还被大汗他塞了一壶,那个现在就在我家,狄大人要吗?”马可波罗说的大汗自然就是成吉思汗。漠北那边冷他们为了驱寒就喝烈酒驱寒,只是他们没想到马可波罗酒量可没他们好,闷头倒了。于是后来在那边就喝羊奶酒,只不过那羊奶酒在漠北哪能叫酒啊,只能叫饮料。
  “要,真的能一口就倒?”狄仁杰真没想到还真有一口就倒的酒,于是疑惑的问他。
  “当然啦!”马可波罗肯定的回答到。
  于是狄仁杰一脸狐疑的跟着马可波罗到他家,马可波罗从某个小皮箱里面找到了一个铜壶,有些舍不得的交给狄仁杰。狄仁杰接过之后,细心的发现马可波罗有些不舍。
  “如果不舍得就不要给我了。”说着,狄仁杰就要把酒还给马可波罗,可是马可波罗摇摇头用手轻轻推回去狄仁杰伸来的手。
  “我周游世界各地,朋友们都会送我礼物,他们给我的礼物我不舍得用来做留念品,只用当地的地图做。所以这些东西没有用处的话,那我会觉得很可惜的,能帮到你的话就算我不舍得但是我也很开心。”马可波罗笑了,狄仁杰也看见了他身后的书案上,摆着形形色色的小东西。有洋娃娃,有不倒翁,有小洋琴……
  “这都是你的朋友送给你的心意,很重要吧。不过,多谢了。”狄仁杰微笑着说,他不得不佩服的马可波罗的事情有两件,他的乐观和他愿意把珍惜的东西给予别人帮助别人。
  狄仁杰和马可波罗告辞之后,他小心的拿着那铜壶,仿佛那壶酒价值万金。他怀揣着酒回到了旅店,把酒轻轻的放在桌子上。
  “呐,我给你找到烈酒了。这瓶酒意义可不一般,你不能浪费掉这酒主人的一片心意。”狄仁杰正经的说到。
  “嗯。我知道了。”李白看见狄仁杰那么严肃,于是沉重的端起那铜壶喝下一口,结果突然就把酒喷出来了:“咳咳咳咳!!!!”
  “李白你干嘛啊?!”狄仁杰看见李白那家伙把酒全部喷出来,又惊讶又生气。
  “咳咳咳…辣,呛,太烈了这,不是酒了吧,是酒精了吧。”李白只觉得喉咙像是被火烧一样,舌头又辣又麻,太阳穴似被重锤狠狠敲了一下,头疼久久不散去。
  “……”狄仁杰沉默了,过一会李白咳嗽完了,他问李白:“你还喝不喝了?”
  李白看着那个铜壶,实在喝不下口,于是回答:“不喝了。”
  谁知道狄仁杰迅雷不及掩耳的抓去酒壶捏着李白的下颚,往里面灌酒。边李白灌酒边说:“你今天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白狄)狄大人被狐狸缠上了

白狄的小故事之狄大人被狐狸缠上了

【1】千年之狐X断案大师(1)
  大唐某旅馆内。
  狄仁杰被这只有着毛茸茸耳朵的酒鬼缠上了,穿得奇怪得要死的人,明明自己是动物还在脖子上弄一大团动物毛。
  “你到底是什么啊?”狄仁杰看着这个把古井贡酒一罐接着一罐的猛喝,不由得有些心疼,那些可都是朝廷送来的他自己都不舍得喝。只不过这个如果是神灵转世,供奉也是应该的吧。
  “我?我是狐狸啊,你看不出来吗?”李白头都不抬,喝完一罐接着要去拿一罐。耳朵还很应景的动了几下,狄仁杰更加确信着两团白花花的耳朵不是粘上去的了。
  “古代神话那么多,哪有流传过狐狸神的?”狄仁杰伸手去抓李白的耳朵,摸到是有温度的,连忙放开。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神了啊?我可是妖,狐妖,知道没。”李白没理会狄仁杰,只是一直在喝酒,他到不觉得这种酒有什么好喝的,只是能入口罢了。他在心里暗自想着:‘罢了,人间的东西能这样很好了。’
【2】千年之狐X断案大师(2)
  “狐妖不都是有尾巴的吗?你的被你拿去做脖子上的毛了?”狄仁杰看李白喝完了最后一罐,开始觉得这个狐狸可能不是简单容易对付的了,毕竟哪有正常狐狸能喝整整十呈的酒。
  “我这个毛不是狐狸毛,我也有尾巴,我法力强收起来了而已。”李白咂咂嘴巴,一脸期待的看着狄仁杰,似乎在等狄仁杰拿出些好酒来的样子。
  “别这样看着我,我不会给你喝的。”狄仁杰对上李白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笑。
  “不是说你们人都很慷慨的吗?果然白龙说的话都是假的。”李白耳朵只好瑟瑟的垂下去,无精打采的样子让狄仁杰想到了一个恶作剧。
  “你把你尾巴露出来,我就给你喝…喝茅台怎么样?”李白听到狄仁杰说茅台两个字耳朵抖了抖立刻竖了起来,赶紧问狄仁杰:“当真?”狄仁杰点点头说;“肯定当真啊。”
  李白站起身来,耳朵动了动。哗啦一声一条雪白的大尾巴从屁股那边变出来了,尾巴毛茸茸的皮毛光滑。让狄仁杰更加怀疑李白脖子上的团毛究竟是不是从尾巴上面剪下来的。
【3】千年之狐X断案大师(3)
  突然李白意识到一个问题,他当初不把尾巴变出来不是因为他为了显得法力多高强能让尾巴缩进去,也不是因为他想混进人堆里。而是因为尾巴弄出来,屁股上会破一个巨大的洞,整个衣服要不了。而且他也不想像族里的妲己那样,只穿个三角裤露出尾巴,那样对他一个爷们来说多不优雅。
  “你干嘛不说话了,狐狸精?”狄仁杰看见李白变出尾巴之后就不再说话之后,有点荒,难道狐狸的脑回路这么漫长连尾巴出来了都感受不到?
  “愚蠢的人类,你赔我衣服!”狄仁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李白一把抓住肩膀晃来晃去,被晃的头晕脑涨了。
  “你干嘛啊!我为什么要赔你衣服阿!”狄仁杰推开李白,按着太阳穴眼前的李白都变成三四个了。
  “我尾巴出来的时候把衣服弄破了,现在我屁股那里全是空聊聊一片。”李白突然正经了起来,可是说出来的话让狄仁杰忍俊不禁。
  “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啊,衣服我没钱赔你啊。要命有一条哈哈哈哈。”狄仁杰眼角瞄到李白那露出来的一大块屁股,是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唔…那你赔我几坛酒也行!不是有茅台吗!”李白看着狄仁杰大笑的样子很是生气,但是却又觉得狄仁杰放下之前那副认真办案的面瘫样子还挺可爱的。
  “哈?茅台?我有说过那种话吗?”狄仁杰笑得忘乎所以,当然忘记了自己说过什么。
  “……那好。你不记得没关系。”李白突然很坦然的笑了笑,摸上了狄仁杰的头发,使劲揉了几下。
  “我不要茅台,也不要你赔衣服。我要你以身相许怎么样?”没等狄仁杰反应过来,李白就把狄仁杰扑倒在地上了。

  经过的白龙和刘邦一起走在街上,路过旅馆,白龙灵敏的感觉到了一些异样。
  “怎么了韩信?”刘邦问。
  “没什么,好像闻到狐狸的骚味了。”韩信揉了揉太阳穴接着说:“发♂春的骚味。”

王者学院的故事(不喜欢不要打我qwq)

#写崩了怎么办,我快死了
#这篇写得好烂啊怎么办,抱歉(其实写好很久一直不敢发而已)
#直男信掰弯了直男邦之后的事情~


【4】韩信和刘邦的故事
  体育科代韩信——一个妥妥当当的刘邦控,班上就两个人带运动头带,赵云和他。赵云低调的带着蓝色的纯色头带,而韩信却很高调的带着一个写着‘劉季’的头带。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对刘邦什么态度,刘邦当然也知道对韩信也心生喜悦,只不过他一和韩信说起来这件事情。韩信就一脸正经而且中二的说:“我对阿季的敬仰从未逾越!”(刘邦:敢情你就把我当爱豆?!)
  有一天韩信和刘邦吵了架,韩信一直说自己对刘邦是仰慕的人而不是喜欢的人,而刘邦气得不行。当初韩信死缠烂打着他,他就对韩信也有了喜欢的意思,结果搞了半天他死都不承认。于是刘邦就好气啊,大晚上去冲了个凉水澡,冲完之后还是好气啊。放了一浴缸的凉水,坐到里面泡了个半小时。洗完澡之后睡觉,看见平时都给他发晚安的韩信却不发了,等到了12点之后还没有等到,气得把手机关了就睡觉了连被子都没盖。于是今天发烧了,烧的走路都晕乎乎的那种。
  可是韩信很没有眼力,神经也很大条,根本就没有发现刘邦有什么不对劲。刘邦就更气了,想发脾气无理取闹,却发现自己声音怎么都提不上去一点霸气都没有就算了。
  【体育课】
  今天程老师一身金闪闪的,还拎着一个酒瓶子,应该心情很好。程咬金老师大手一挥说:“今天跑三千之后就自由活动,如果生病啊什么的就和体委请假哈!”
  而今天出奇的没有一个人去请假,也没有一个人要偷懒,刘邦成了班里最特殊的唯一一个病人。可是韩信以为班上没有人要请假了,就带队跑步了起来。韩信是个跑完三千米之后还能做五十个引体向上,之后还可以一口气五十个俯卧撑不喘气的怪物。刘邦这种没位移的小短腿,韩信走都比他跑的快,更何况刘邦生病了根本跑不了多快。
  “雏儿……”刘邦在后面迈着大步跑着,而韩信在前面根本听不见刘邦生病后有点沙哑又小声的声音,于是刘邦追不上他之后在后面一边跑一边喊着他的名字。
  剧烈的阳光下,照得刘邦面色潮红,汗里面沿着脸庞流到脖子上。头疼感压榨着大脑,刘邦头晕得要命,可是努力向前跑想要追上韩信。
  “雏儿…雏儿……”刘邦眯着眼睛喊着,可是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眼前发着黑。
  “是阿季的声音?”韩信停下步伐,回头看见了刘邦,可是刘邦却一下子坐在地上了。
  “阿季?!”韩信惊讶的叫着刘邦的小名,赶紧跑回去蹲下看刘邦怎么了。
  “雏儿…我头好疼…好晕……”刘邦眯着眼睛韩信却觉得媚眼如丝,颧骨上有红晕,在头疼而苍白的脸上显得刘邦很柔弱,薄唇因为生病忍疼的缘故被自己牙齿咬得变红。这样没有脾气的刘邦他第一次见,对方痛苦的样子他很心疼但是模样却有可爱得很,自己暗喜这样的刘邦只有他能看见……
  “阿季你忍忍!我立刻送你去医务室!”韩信站起来把刘邦捞起来公主抱着,让他的头靠着自己的肩膀。
  “嗯……”刘邦无力的双臂绕着韩信的脖子,而韩信却跑着到了医务室。
  【医务室】
  医务室连人都没有,平时的蔡老师也不在,他就自己动手了。他把刘邦放在床上,他从冰柜里拿出冰袋,敷在刘邦的额头上。刘邦瞬间觉得身体舒服了许多,可是韩信却没说话只是一直陪在刘邦身边。
  “雏儿。”刘邦艰难的起身,韩信赶紧把刘邦的头摁回在床上,去倒了杯温水给刘邦说到:“润润喉咙舒服点。”
  “……”刘邦没说话的喝了口水,低下头想了想,憋了半天想不到说什么。刘邦觉得气氛很尴尬,本来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是满脑子都是韩信刚刚抱着他的画面。
  全班的同学几乎都停下脚步拿出手机准备拍照,可是韩信瞪了他们一眼之后他们又失望的放下手机。大家唏嘘到:“韩信,你就知道护着老婆!”“你个妻奴,我们拍个照片都不行!”往常的韩信一定会大发雷霆的说自己对刘邦绝对是仰慕,绝对没有一点的越轨。可是刘邦却没有注意到,韩信这次不在否定了,不再反驳他们说的流言蜚语……
  “那个,你,昨天为什么没给我发晚安啊?”刘邦憋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脑子一热却问出了这个问题。刘邦意识到的时候,脸已经烫的不行了,而且自己都觉得这个问题羞耻。(刘邦:真是的!!我在问什么啊!?这样会被误会的吧?他会以为我有多期待他发的晚安吧!!)
  “诶?没有发吗?”韩信听到之后反而有点惊讶了,刘邦也是被韩信的反应弄得一头雾水。
  “你自己有没有发你不知道吗?我可是等到12点03分都没等到的啊!”刘邦气得从床上坐起来,模糊充满水气的眼睛睁大的质问着韩信,从韩信的角度来说刘邦就是在撒娇。
  “连时间都记得那么清楚?阿季你昨天怎么这么晚都没睡觉啊?你平时不是9点就睡了吗?”韩信反问刘邦,韩信刚好看见了刘邦红了的耳朵。
  “我…我…这是因为谁啊!韩信你别装傻了行不行!”刘邦瘪嘴,心里想着反正都撕破脸皮,死就死吧。
  刘邦低下头深深的起了一口气,用喊叫的方式说着。
  “韩信!我说了几遍,我喜欢你!为什么你还一直说你仰慕我!你不追我,我追你行不行!韩信我喜欢你!”刘邦说完之后双颊发红,韩信不再说话,刘邦才意识到了自己干了些什么蠢事。他竟然这么大义凛然的和韩信表白!
  “你不用追我的啊,因为我根本不会走。”韩信突然笑了起来,过去揉了揉刘邦的头发,刘邦皱着眉头拍开了他的手。
  “算了算了。”刘邦叹了口气:“你这种榆木脑袋,不可能理解的了。”
  “额…阿季,昨天有点累所以就睡着了没给你发晚安。对不起哈。”韩信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
  “怎么了?偷鲲去了?”刘邦不相信的挑了挑眉毛,韩信一时语塞。
  “被我说中了?哼。”刘邦冷哼了一声。
  “好吧,看来是瞒不住了。”韩信把手伸进口袋里,拿出一个装戒指的那种小盒子,看得刘邦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我没想到你那么快就开窍了!”刘邦一脸感动,一边感叹着孺子可教也一边伸出了自己的手:“My pleasure~”
  韩信缓缓的打开小盒子,里面不是刘邦想的戒指,而是一对银制的耳钉。一只是镂空的爱心框架,一只是实心略小的爱心,两只都棱角分明不会显得女气与柔弱。
  “你干嘛…送我耳钉?”刘邦呆了呆,视线从耳钉转移到了韩信真诚的脸上。
  “因为阿季你的耳环太重了,耳垂会疼的,应该换个轻一点的了。”韩信靠近刘邦身边,帮他把耳环卸下来,带上了耳钉。
  刘邦和韩信靠得很近,刘邦甚至能感受得到,他的鼻息呼在了他的脖颈上。
  “我跑了好多个地方,终于找到这款Cherry hau的耳钉了,赶紧买了就回家睡觉了。”
  “那…我就原谅你吧……就原谅你一次,不许得寸进尺!”
  “好,以后我绝对给阿季发晚安。”
  “嗯。”
  【躲在外面的同学】
  赵云:韩信那家伙不行啊,这都没亲上去。
  周瑜:刘邦应该强吻韩信那木头脑袋的!
  小乔:嗯嗯!韩信他这都不亲太没本事了!
  安琪拉:我的同学都是些什么人啊……

短篇《因为我要保护你呀!》(第一次写云亮抱歉!)

  【诸葛亮 五杀 亚瑟 】
  “天下如棋,一步三算。”冰冷的机器声略微带着挑衅声,手上的机械羽扇轻轻摇动,嘴角轻轻勾起露出一抹挑衅的微笑。
  “这诸葛亮会玩。”后羿和孙膑在旁边讨论着诸葛亮刚刚战斗时的情景。
  “他是会抢。”廉颇和他们两个说到:“你看看赵云,诸葛亮五个人头,赵云五个助攻。多憋屈。”三人不约而同的看着坐在泉水的赵云。
  赵云不说话,看了看诸葛亮的经济和装备,诸葛亮现在是12/0/2而赵云是3/2/17。赵云满意的笑了起来,而孙膑他们简直觉得赵云疯了,被抢了那么多人头居然还笑得出来。
  赵云复活之后慢慢的打着蓝buff,想了想之后点了请求支援,诸葛亮就用三段位移的大长腿一边玩着扇子一边跑了过来。
  “子龙,你打蓝我帮你看草丛。”诸葛亮转身就要进草丛去,赵云垂下眸看着他衣角消失在视线中,孔明的身影也如飞鸟从天边划过不留痕迹的不见了。
  “军师,你来拿。”赵云停下手中挥动的龙胆亮银枪,任由野怪用锋利尖锐的爪子刺入皮肤中。诸葛亮从草丛里出来,用一技能收走了蓝爸爸。赵云看着诸葛亮脚底的蓝爸爸,心满意足准备离开,却被诸葛亮拉住了他蓝色的披风。
  “子龙,你别把人头,buff都给我啊,你要发育啊。”诸葛亮俊秀的眉毛皱起来:“我还没有那么弱,需要你把经济都让给我。”
  “云喜欢打辅助,请军师成全。”赵云双手握拳鞠了个躬,他并非小看诸葛亮而是他每次看着诸葛亮拿到人头和buff的自信模样,他真的百看不腻并且想让他一直快乐着。
  “那你也不用出肉给我抗伤害吧?我虽然是脆皮,可是我走位和操作你不相信吗?”诸葛亮瘪了嘴,他活这么久第一次被这样小瞧。
  “唉…云并非那个意思啊,军师,我只想保护你。”赵云笑了笑,宠溺的揉着诸葛亮的发旋,轻声的说着:“我不会再像前世一样,丢下你不管了。”
  诸葛亮愣了神,上一世。
  刘备死后,把年幼无知的阿斗托付给赵云和诸葛亮,诸葛亮身为丞相一直治理着国家。抽空在家好好休息都没时间,双鬓很快就如霜一样花白。赵云看着他深爱着的人如此疲惫,想着能祝他一臂之力,却发现无从下手。诸葛亮脸上,手上皱纹越来越多,甚至连胡须都白了。可是赵云却因为担忧诸葛亮,在成都病故了。
  诸葛亮在这七年里,第一次抽出了时间,在丧礼上。诸葛亮没有哭,他掀开白布。用颤抖布满褶皱的双手抚摸着赵云早已冰凉的脸,平静的说着:“亮又失去了一条臂膀……”诸葛亮不再说话,只是把赵云的脸看清楚记牢,他不犹豫的把白布盖回去。转身不留恋的离开了。
  亮,又失去了一条臂膀。亮不愿意久留,亦不愿意再留恋。子龙,你用了死亡离开了人世,你却用了这一生走进了我的心。亮又怎么可能舍得子龙你,亮只是不想在众人面前哭泣,不想在你英灵之前失礼罢了……
  赵云死后四年,诸葛亮病逝于五丈原。
  回过神来,赵云牵起诸葛亮的手放在嘴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这一世,我会一直保护军师,再也不会离开,再也不留遗憾。”
  是啊,子龙。能重生峡谷,再次遇见你。亮,此生,再无遗憾。



*文中诸葛亮在赵云丧礼上说的话,原句出自新三国诸葛亮在赵云死时的“我又失去了一条臂膀。”
*刘备托孤白帝城也就是去世的时候是公元223年,赵云病逝是230年,诸葛亮则是234年。所以文中提到七年内第一次抽出了时间。
*在三国演义中诸葛亮在赵云死的时候哭了,因为我不喜欢三国演义更喜欢事实,所以我就没写。
*我喜欢三国那段历史,所以我写得偏历史向,谢谢支持。
*抱歉啊,我写的不好,而且历史也不好!如果有错误欢迎提出,我会接受的!
*谢谢你那么触还看我的渣文!!

王者学院小段子(学院私设!不喜别喷qwq)

#还会有后续的!
#欢迎提出cp!
#文笔不好,如果写毁的话,抱歉!

【1】两袖清风的数学课代表
  身为数学课代表的赵云,在诸葛亮老师的教导下刚正不阿,从来不会包庇不交作业的同学。比如和他能说是穿一条裤衩子长大的好基友——韩信,他都不包庇了。
  “重言,作业。”赵云来到韩信桌子旁边,居高临上的看着韩信,身后发着正直的佛光。
  “在抄,快了快了!”韩信低着头猛的拿着刘邦的数学作业抄阿抄,而赵云见怪不怪的抽走了刘邦的作业。转身和学委安琪拉说:“数学缺韩信。”
  “我们不是哥们吗?!子龙?!”韩信欲哭无泪。
  “我还是你哥们,只是时间不允许了。”赵云说完就走开了。
  “雏儿别哭,我有答案。”刘邦从桌子的书架上抽了一叠密密麻麻的答案出来,韩信看着上面的字,只好接过慢慢写了起来。
  赵云一转身,看见了吕布单肩背着书包走了进来,霎时间两眼发光的盯着吕布看。
  “奉先...”赵云本来想和吕布打招呼,说声早上好可是却被吕布打断了。
  “没做。”吕布别过头就走回位置了。
  “没事,我的借你抄。”赵云从作业里面抽出了自己那本给吕布,吕布只是全部都会而懒得做所以告诉他:“我不想写。”
  “好,不想写别写了。”赵云把作业放回去,转过头有对安琪拉说:“数学其他人都齐了,欠韩信。”
  刘邦:woo~雏儿,这说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吧~
  韩信:我和他十几年交情,就被那个吕小强给瓦解了!
  安琪拉:一群怪人……

【2】历史老师和化学老师(Ⅰ)
  庄周戴着鲲图案的眼罩在办公室的躺椅上睡觉,阳光暖暖的照在他身上,把清秀的面容照得红润光泽。
  “庄老师,下节课可是你去上呢。”诸葛老师走到庄周的身边,轻轻的喊着。
  “啊,是我的课啊。”庄周起来后伸了伸懒腰,迷迷糊糊磕磕碰碰的走去课室。
  【课室】
  “大家翻开书,我们上次讲到明朝…”说着庄周准备制造环境的时候,大乔突然站起来和庄周说:“不,老师,准备说清朝了,明朝已经灭了。”
  “对啊对啊,我们准备说清朝啦!”小乔站起来附和到。
  “嗯嗯嗯!”孙尚香站起来猛点头。
  “诶?”庄周迷糊的眼睛睁开了,看着面前三个没经过同意就站起来发言的三个女生。灯光下,庄周的眼睛更加有吸引力,不愧是平时用眼睛对视就可以让人看到幻境的老师。现在他那双看透一切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三个女生,把她们盯得冷汗出了满额头,汗毛的竖起来了。
  “好吧,那这节课自习吧——”庄周突然笑起来,然后睡着了。
  于是女生们说谎成功了,庄老师对科代很信任,没有怎么怀疑。于是他们全班开始做起化学卷子,因为化学卷子实在太多太难,不在学校和同学一起讨(chao)论(xi)完,回家就做到头大了。

【3】历史老师和化学老师(Ⅱ)
  扁鹊走过走廊,听见了两个女生的聊天。
  “小乔,你们真是太坏了,居然欺负庄老师!”
  “哪有欺负呀,反正庄老师也不记得嘛~”
  “也对,化学卷子太多了啊,真是的。”
  扁鹊听完之后面无表情的从两个女孩的身边走过,两个女孩也一直聊天没注意到扁鹊,而扁鹊早已想好该怎么办了。
  【自习课】
  扁鹊慢慢走进了课室,身后是帮忙搬卷子的两个同学。整整两大叠的卷子,随便一套的卷子估计都十多页了,而且上面的字密密麻麻简直恐怖。
  “这两节的自习课上化学。”扁鹊让两个同学放下卷子之后站在讲台上,翘着手臂对着同学说“听说你们很喜欢在历史课的时候做化学卷子?而且还欺负庄老师?”
  下面的同学突然沸腾了起来。
  “谁说漏嘴的?”
  “老师怎么知道的!”
  “被发现了,我们死定了!”
  扁鹊笑了笑,清嗓的咳了两声,下面立刻又安静了下来。因为扁鹊一咳嗽他们就知道——不安静会加卷子,而且是那种搜题没答案的。
  “卷子是江苏卷。”说到这里,下面的同学都快原地爆炸了。
  “好了,现在历史科代来发一下卷子吧。”扁鹊看着大乔,而大乔和化学科代太乙一脸懵逼。
  “没错,是历史卷子。”扁鹊微笑的说到。
  “……”学生们仿佛被秀了一脸。
  【第二天】
  “庄老师,扁鹊老师他欺负我们啊!”全班在第二天的历史课上一起和庄周诉苦。
  “诶?”庄周愣住了。
  什么都不知道的庄周还想问为什么今天早上桌子上多了两大叠卷子,还有全班都交齐的检讨书是怎么回事……
  而扁鹊今天心情特别好,别的老师问起来,他就说。
  “只是教训了一些小屁孩而已,让他们知道不许欺负我的人而已。”
  学生:嗯,天天吃狗粮……

摸了只小乔的眼睛,我画的很差我知道qwq希望不要打我,我毁了乔妹了qwq

无题的信邦同人小短文_§:з)))」∠)_

#信邦信邦信邦!西汉组!
#有毒的智障风格文,小学生文笔别嫌弃
#白妲副cp?不,李白是给!反正有毒…
#重生峡谷,前世记忆还在
#我历史不好别打我qwq

  阳光明媚的早晨,西汉组在王者峡谷打着匹配。对面李白打野,妲己中单,程咬金上单(是爱与正义啊!),辅助孙膑,adc鲁班。这边是刘邦上单,张良中单,韩信打野,马可波罗下路,蔡文姬辅助。
  而韩信今天特别的浪,老是去对面蓝爸爸那里反野反野反野,每次都差点浪死的时候都是队友帮着救回来的。
  而对面李白也看出韩信对他的蓝爸爸图谋不轨,让妲己帮帮忙。于是韩信自然是双臂难敌四手,何况对面还有硬控。用韩信的话来说:“啊呀,这个小白脸,靠个中单大胸女法师帮他控人!有本事来暗影猪仔面前单挑啊!小白脸!”(李白和妲己:mdzz)
  于是韩信仍然是不死心,死都要去对面野区反个蓝。于是趁李白在打蓝的时候又冲过去,可是这次他却看不见妲己了。正当韩信拿到了buff正要把李白也杀死的时候,李白勾起嘴角眯着眼睛的看着韩信。
  “你太不自量力了,重言。”李白说着,草丛里蹦出一个妲己。韩信走近李白身边,语气极其清闲的反问他:“你觉得我会再让你溜走么?”然后李白看见了韩信的脚下出现一道光圈,是刘邦传送的光圈。
  “你错了,这不是2v2,是5v2。”李白微笑着,草丛又蹦出一个鲁班和孙膑,在接着程咬金跳了出来。
  “wtf…”韩信傻眼了,被孙膑晕住接着再来沉默,硬控软控加起来之后韩信三个位移都跑不掉。更别说改版之后的刘邦,刚传送下来就被控得妈都不认得。而队友还没来得及帮忙,他们两个就被高输出围殴而死。
  [李白终结韩信]
  [李白双杀刘邦]
  “人和人的头脑……”张良推了推单面眼镜。
  “原来韩信先生那么浪!我来峡谷那么久才发现呢!”马可波罗一脸发现了些什么鲜为人知的秘密一样,而蔡文姬一边帮菠萝看草丛一边说:“不,他一直那么浪。”
  刘邦气得在泉水的角落里不理人,韩信看了连忙上去和刘邦道歉。
  “君主抱歉啊…是我不好!我浪!别生气了…”韩信凑上前看刘邦,刘邦皱着眉头看着韩信,薄唇抿成线不打算说话的样子。
  “君主大人,我给你买瓜子,你原谅信吧!”韩信挠了挠头,向来不会哄人的他一直想方设法的怎么哄他,一直回忆刘邦喜欢些什么东西。
  “我…我才不喜欢吃什么瓜子!你去接着浪啊!给对面李白送人头去啊,笨!”刘邦狠狠的瞪了韩信一眼,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着那些话。那个眼神,和那么久之前的眼神那么的相似,与记忆中的样子重叠着。
  “为什么君主你要摆出这幅模样…”韩信心寒得发慌,他不想再离开刘邦了,上一世他已经经历过失去刘邦的滋味了。这一世他明明说好不会再让刘邦不信任他,哪怕只是一点点而已。
  “韩信,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刘邦转身就要离去。
  韩信霎时间感觉到手足无措,握着银制枪柄的手微微发抖了,人生第二次感觉到这种慌张。冰凉的金属感从指尖与手掌,传到血液与神经中,直到大脑一热手一松。那把银枪摔在地上,发出重制金属的沉闷而沉重的摔落声。
  “君主…别生气了,好不好。信错了,信不会浪了。”韩信微凉的双手紧抓着刘邦的手,不愿意放开,刘邦怎么挣脱他都不放开。
  “韩信!你放开!”刘邦看韩信一直抓住他没有拿剑的右手,因为怒气未消,用力一甩把韩信的手甩掉了。
  “君主!别走…信还能用,信还能用!”韩信一把扯过刘邦,把刘邦紧紧的禁锢在自己的怀里。上一世冰冷残酷的记忆如走马灯一般的在脑内挥之不去,刘邦下令斩他首级的声音,一直碾压过他的太阳穴。韩信眼前发黑,冷汗一直的从额头冒出来,双臂愈发束博着刘邦。
  脑子里只有刘邦的冷眼相对与他的死讯,只记得他被人压下去,关入监狱,而他最为思念的君主一面都未曾再来见他。而他一直在狱中喃喃自语着——“君主大人。信还能用。信还能用。”
  而刘邦后来也从宫女的口中听说了此事,开始觉得只是一个笑话和死囚正常的挣扎。后来越发觉得事情蹊跷,才发现自己是错怪了韩信,而事情已经后悔莫及。在韩信死后,一直抑郁不安,吃着山珍海味却如同嚼蜡。在韩信死后不久,也跟着离开了。直到重生在这王者峡谷,刘邦再次见到韩信,发誓再也不冤枉韩信与不相信韩信。
  而刘邦再次听到这句话,瞬间气就消去了一大半,双手也抱住了韩信。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等着他的神志清醒。
  韩信感觉到温暖的双手轻轻的回抱住他,他的眼睛中流过一丝惊讶,之后变成喜悦一直拥抱着刘邦。
  因为韩信害怕刘邦再一次挣开,越抱越紧。刘邦觉得自己在韩信怀里快透不过气,脸都因为缺氧而憋的通红了,推了推韩信示意韩信放开,可是韩信似乎没有注意。
  “雏儿。你先放开我,我不生你气了。”刘邦拍了拍韩信的后背,韩信也只好放开了。
  “啊,抱歉啊君主!君主,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买,你别生气!”韩信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
  “我不生气了,我就问你个问题。”刘邦一脸严肃,韩信看了也赶紧站好。
  “好,君主你尽管问。”韩信一脸任人鱼肉的模样,反而让刘邦有些许不自在。刘邦别过脸,不看韩信,鼓着腮帮子说:“你是不是喜欢对面打野,老是去反野……”
  “额…不是,我不喜欢那小白脸。”韩信赶紧摆手连忙说着不,而刘邦却有点生气,白了韩信一眼。
  “所有人都喜欢信白cp,都说你白龙配他狐白。你和他还有语音彩蛋,我和你什么都没有 。”刘邦皱着眉头,故作坚强的样子被韩信看出他眼中的那份小情绪。
  “原来君主是吃醋了啊~”韩信凑过去,在刘邦的头发上揉了揉,眼神中尽是宠溺。
  “滚滚滚!谁…谁吃醋了!”刘邦鼓起两腮,不再说话。韩信看见刘邦整只仓鼠一样,忍不住就上去亲了刘邦鼓起来的脸蛋。
  “君主,我绝对不喜欢李白。我去反野,是为了拿对面蓝,我们野区的蓝留给你。”韩信轻轻的把刘邦抱在怀里,小心的不让盔甲磕到刘邦。
  “啊?我是坦克啊,你为什么不给子房?”刘邦被抱着有些别扭,在韩信怀里不安分的扭动着,韩信也不放手就是抱着他。
  “因为你和程咬金对线很耗蓝,所以我要把蓝留给你。”韩信在刘邦耳边轻轻的说着,刘邦身子一震,看了看韩信,低声的喃了一句:“借口…那你怎么不给子房,子房更耗蓝呢…”
  “因为,信心悦的是君主啊,而不是军师。”说罢,韩信亲了亲刘邦的嘴唇,嘴唇之间轻轻的碰了一下,像蜻蜓点水的轻柔触碰却胜过千言万语。
  “切…花言巧语。”
  “对,君主说的都对。”
  “头过来点…再亲一次。”
  “是。”

  张良:mdzz,西汉要完了。

乱画一通qwq我是画渣希望别喷qwq谢谢大佬们看我辣眼的画!_(:з」∠)_